第四百一十八章 向前的目标

小说:幽暗主宰 作者西贝猫 更新时间:2017-03-01 01:25
大厅中的宴会还在继续,众人开怀畅饮,喝的宁酊大醉。⊙,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依然举起酒杯,大声歌颂着奥德曼等人的名字,然后互相吹捧自己在攻陷城堡时的勇气。不时传来一阵阵哈哈大笑的声音。

但是真正的领导者,这个时候却早已经躲在上面,开口了下一步的行动。

“我认为,接下来我们应该决定一个目标了。”

坐在原本属于塞塔斯爵士书房的椅子上,奥德曼盯视着眼前的地图,接着开口说道。而听到他的说话,包括詹恩在内的其他几个叛军高层都点了点头。蒂莉丝一如既往的站在旁边默不作声,詹恩给她的命令是观察“救国自由军”的行动,以及和他们进行交流。现在看来蒂莉丝做的很不错,她平日里从不多话,也不插手奥德曼等人的判断,只是在他们需要物资资源的时候,才会开口进行说明———詹恩不得不承认,这位神官少女在这方面的资质相当不错,事实上他现在已经示意埃诺娅好好培养一下蒂莉丝了。毕竟在詹恩手下,能够负责处理内部事务的人并不多,帕蒂莉娜不考虑,索菲娜更没谱,要不是有伊丽丝在詹恩都不敢放心把西部荒野交给那位红龙公主。在这种情况下,蒂莉丝如果能够成长起来,那么对于詹恩而言,自然是一个很好的助力。

听奥德曼说完,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詹恩,这不奇怪,因为在这些叛军之后。只有詹恩真正拥有行军作战的经验,按照他的说法。他本人曾经在冰封之地参加过一只雇佣军,打过很多场仗。而在这一路上。詹恩已经一次又一次的表现出了他对于战局的判断能力和指挥能力,因此众人都相当信服他。如果说奥德曼是这只“救国自由军”的领导者的话,那么詹恩就是类似军师或者幕卿一类的角色了。

“说的没错。”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詹恩微微一笑,接着他轻轻咳嗽了一声,这才再次望向地图。

“我们现在攻占了芦苇堡,但是接下来才是难关,我们究竟要在这里做什么?以芦苇堡为中心占山为王?各位,你们可千万别以为这是个好主意。我们所在的这座小城堡只不过是在整个斯卡尔联邦中最常见的边境要塞防御建筑。”

一面说着。詹恩一面踩了踩脚下这块厚实的地板。

“在整个斯卡尔联邦,有数百个和它一样的城堡,这些都只是最基础的部分。我们根本不可能依靠它来获得安宁,而且这里也无险可守,只要索罗斯家族大军来犯,那么我们就只有束手投降的份儿。”

说道这里,詹恩扫了一眼门外。

“事实上大家都很清楚这个道理,你们看看外面那些人,别看他们现在闹的欢。事实上他们也不过是在用这种方式发泄自己内心的恐惧,无论如何,他们毕竟是包围,攻占了一座属于贵族的城堡。而且还杀死了那个贵族,现在他的尸体还被吊在城墙上喂秃鹫。如果我们无法明确的告诉他们接下来他们要干什么的话,那么当他们从酒醉之中清醒过来之后。就会惶惶不可终日,甚至有可能因此逃离。也说不定会出现叛徒。我们都很明白,击败一个贵族和杀死一个贵族。意义是完全不同的。”星辰℃小说网℃Www.xINGcheNxs.coM

听到詹恩的说话,其他人都陷入了沉默。的确,詹恩说的没错,虽然塞塔斯只是一个爵士———在高等贵族看来,爵士和平民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不同。但是对于他们这些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在乡下村镇里面打转的人来说,不管是爵士,男爵,伯爵,侯爵,公爵,反正只要是贵族,都肯定比他们高贵的多。

这就像不少人说不定压根就分不清楚一线明星,二线明星和过气明星的区别,反正对于他们来说,能够出现在电视上的肯定都是大明星一样。

在克莱恩大陆,平民对贵族的屈服已经是根深蒂固,甚至那个曾经在克莱恩大陆历史上留下残暴之名的哈巴萨三世就曾经公然宣称,平民骨子里就流淌着仆从的血液,他们生来的命运就是被贵族统治,成为他们的奴仆。事实上,这也是很多贵族的看法,在他们看来,平民之所以能够出生,活着,就是为了成为他们的仆从。为了给他们洗衣做饭,劈柴砍树,狩猎护卫,这是那些平民的天职。而那些平民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他们认为自己生下来就应该是这样生活。

就连那些被吟游诗人传唱的冒险故事也是一样,在那些冒险故事里,不乏有出身卑微的人最后逆袭成为一国之主的。但是那又如何呢?看看他们的身世,那些人不是血脉里流淌着某个古老贵族家系的血脉,就是某个国家的落难王子,或许最开始他自己不知道,但是故事的最后,他们总是会知道真相,总而言之无论如何,这些成为统治者的人肯定都出身高贵,拥有值得骄傲的血脉和家族传统。而在吟游诗人传唱的故事里,那些世代都是平民最后逆袭成为统治者的故事———却是一个都没有。

从上到下都是如此,由此可见在这片大陆上,贵族与平民之间的关系如何。这也是奥德曼感到担忧的原因之一,假如他也和那些吟游诗人故事里的英雄一样,拥有古老,高贵的血脉,或者曾经是某个国家的贵族之后,那么这时候说不定他还能够安心些。可是他很清楚,自己世代都是平民,他的父亲,他的祖父或者再往前算,世世代代都在村子里务农。

也就是说,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平民”。

而作为一个低贱的平民,他居然胆敢以下犯上,杀死一个拥有高贵血脉的贵族?

虽然最初的胜利让奥德曼非常兴奋。但是在这份喜悦消退之后,他却感觉到惶惶不可终日。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人忽然赚了一大笔钱而感到心神不安一样,在他看来。这么大笔钱应该是那种富豪商会才有资格赚的,像他这样的小本生意能够赚个回本已经足够了,再多的话就感觉那仿佛不是属于自己的。

“所以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终于,有人不安的开口询问道。而听到他的询问,詹恩则是点了点头,接着他指了指地图。

“接下来,我们不能够再独自奋战了,我们必须寻找盟友。在这之前,贵族只是把我们看做普通的暴徒。叛军。但是在我们攻占下他们的城堡要塞之后,他们则是把我们看做了敌人。如果说以前贵族对于我们的存亡不放在心上的话,那么现在,对于他们来说我们则是成为了必须被消灭的敌人。”

詹恩那半精灵特有的,优雅,宛如歌唱般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而听到这些话的人却是不由的颤抖起来,虽然他们一路上已经击溃了不少敌人的军队,可是当他们确实感受到自己成为了贵族必须消灭的敌人时。一种惶恐不安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

是啊,他们只是平民,何德何能能够成为贵族的敌人?

不过,在恐惧之中。这些人内心深处也有几分得意,因为这意味着那些曾经只是把他们当做动物一样看待的贵族,现在终于正视他们了。

不得不承认。这种以下犯上的感觉真的很不错。

“盟友?”

作为领导者,奥德曼能够一路带领众人走到现在这一步。自然也有他的独到之处,他很快就从之前的恐惧中回过神来。开始思考接下来的问题。

“没错,盟友。不是农夫,也不是镇上那些民兵,我们需要一些更有影响力的同盟………比如工匠,比如商人………”

“商人?”

“没错,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来看,这场严冬和随之到来的内战让除了贵族之外———不,应该说包括不少贵族在内的很多人都大吃苦头。那些商人也不例外,我听说一些小商人的货物被低价买走,甚至还有些人直接以征收的名义强抢。想必他们对于那些贵族也是颇有怨言,如果我们能够和他们达成协议的话,我想他们肯定很高兴能够看到那些贵族倒霉的。”

“商人?他们值得信任吗?”

很快又有人提出了疑问,对于这些平民来说,他们最不相信的就是贵族,其次就是商人。

毕竟无奸不商,无商不奸。

“商人的词典里没有信誉,但是有利益,只要我们给他们足够的利益,那么他们就会和我们绑在一起。”

说道这里,詹恩暂停了一下。

“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寻求圣堂教团的协助。”

“圣堂教团?”

听到这里,所有人又是一惊,那可是比起贵族来说对于他们更加遥远的存在。甚至在听到詹恩说话的那一瞬间,就有人本能的想要反对,毕竟他们骨子里还是认为自己是乱臣贼子,一群暴徒,这样的他们不被圣骑士打击消灭都算好的,又怎么可能去寻求圣堂教团的支持呢?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不可能?”

听到对方的质疑,詹恩站起身来,冷哼一声。

“难道你们忘记了?当初的创世史诗是如何描述我们的?众神赐予了我们健全的**与灵魂,给予了我们存在,并且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下来的勇气与荣耀。但是,创世史诗里有写众神有特意眷顾什么人吗?是否有些人天生生下来就高高在上呢?不!”

说道这里,詹恩忽然大喝一声,吓了所有人一跳。

“我曾经在冰封山脉征战多年,我亲眼见过无数人的死亡,他们当中不乏贵族,甚至还有传颂威名的将军,可是他们死的时候,和我们有什么区别?没区别,都是双腿一蹬,然后就这么死掉了!他们没有被圣光笼罩消失,也没有转化成别的什么东西。他们的尸体一样会腐烂,一样会被豺狼和秃鹫吞噬。”

一面说着,詹恩一面伸出手指向窗外那晃动的黑影。

“事实上,现在塞塔斯爵士的尸体不就还在那里吊着吗?难道说他的灵魂有被天使接走?或者有圣光来指引他的道路吗?没有,一个都没有!他们死了之后和我们一样,那么他们为什么活的时候就与我们不同呢?!”

听到詹恩的这些话,众人不由的陷入了沉默,而詹恩,则是继续说了下去。

“我很早就在思考这个问题,但是在我看来,这些贵族和我们根本没什么不同。他们能够做到的,我们也能够做到。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比我们更加高贵的地方,如果贵族真的那么荣耀,那么他们怎么会被我们击败,甚至杀死?我之所以参加这场起义,为的就是打破这一点,让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们知道,我们不是生来就被他们奴役的!我们也和他们一样平等,自由!他们根本就没有资格以自己的喜好来肆意践踏别人的生命和财产,而我们,将以我们的方式来争取正义的降临!我们所做的并不是邪恶之举,你们都看见了,那些饥饿的人是得到粮食时对我们露出的发自内心的笑容,难道神明会认为我们所做的是邪恶的吗?”

“詹姆斯说的没错。”

这个时候,奥德曼也终于开口了,他紧握双拳,站起身来,望向众人点了点头。

“我一直在思索,我们究竟要做到哪一步,究竟要做什么。我们对贵族的确有话要说,但是我们要说什么?直到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我们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让贵族们知道,我们的诉求和想法,我们不是天生属于他们的奴隶,我们的生命属于我们自己,而不是他们。他们没有权利对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如果他们想要肆意妄为,而这,就是我们的回答!”

说道这里,奥德曼高高举起拳头。

“我们不是他们的奴隶,我们是自由的,神明不是让我们生下来就当他们的奴隶,更不是成为他们的奴仆,为他们去死!哪怕是死,我也要因为自己的意志,而并非他人的意志!我会让贵族明白这一点,并且最终接受这一点!这就是………我们的意志与权力!!”(未完待续。。)

[手机版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