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试炼结束

小说:至尊妖魁 作者一梦缘起 更新时间:2019-05-16 05:27
光阴如潮,浩浩汤汤。

转眼已是新一年的二月,北域满是流霜飞雪,这个时刻是冰帝山年轻一辈试炼结束的前夕,五族高层蜂拥而至,龙首门户前搭建起高台,宾朋满座,待一位位满载而归的后辈走出,他们将对表现优异者进行嘉奖,最后便是属于五族高层的帝山时间。

随着晨曦降临,微光渐盛,只听风雪的呼啸声灌耳,大阵开启,迎接诸多天骄凯旋归来。

冰尸妖尊目藏阴翳,形销骨立,若一具枯瘦的尸躯站在首列,他瞳孔涣散,失去焦距,似人在魂飞,脑海中萦绕的是那五块象征着生命的族牌支离破碎的瞬间,一下子丧失了五位族内翘楚,冰尸族的竞争力将在未来的天机院招生中大打折扣,这点令他难以容忍,今日既是印证一个结果,亦是前来兴师问罪。

其余几位妖尊都察觉到了冰尸妖尊身上的阴寒之气,皆是眉宇微凝,恐其骤然发难,让大家下不了台。

薛素妍肌肤如雪,长发如瀑,身姿绰约地站在角落,她不需要多高调,因为她的美貌和实力永远引人注目,躲在黑暗里都会有星光朗照,此时的她表面平静,内心则是微微忐忑,第一宫的危难是否会在今日就爆发,答案即将揭晓。

由于试炼之日期限迫近,众多五族之人早就预留了赶路的时间,他们不会傻傻地驻守在门户边,除非他们打算强抢归来的诸多小队,否则所有队伍都会有意地错开返回时间,避免最后关头的摩擦。

如今大阵洞开,圣冰族的两队人气如凌霄,陡然间神采奕奕地冲出,躬身拜见笑容含蓄的圣冰妖尊,老者点了点头,十人便昂首挺胸地站立于原地,无畏一双双饱含审视意味的目光,仿佛胜券在握。

半个时辰后,冰鸟族的两队走出,眼神微黯,情绪低落,数人的衣衫上都已染血,有的轻伤,有的重伤,领头之人倒是无恙,却憎恶地瞪着圣冰族一行人,后者轻蔑一笑,队伍里的气氛云淡风轻,姿态傲慢。

“族长。”青年领队面色有愧,视线触及冰鸟妖尊时蓦然变得闪躲,声音细若蚊吟。

冰鸟妖尊鹤发童颜,白眉修长,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失望,只是略微点头,也不出声,这是五位妖尊之间的博弈,先失态的人,无疑会被人看轻。

又过了一会儿,木婉丽率领第一宫的七人走出,这一回众人的出现举世瞩目,哗然声忽然响起,窃窃私语的交谈声如瘟疫般迅速蔓延,大多的语气是轻咦、惊异和幸灾乐祸,藏匿于云端的月无涯负手轻叹,看来他们的期望已经落空了。

“少了两个人!”

“面具呢?他们进去的时候不是带着面具吗?怎么这个时候摘了?”

“……”

嗡!

一股壮阔如雪崩的威压瞬间逸散,覆压全场,旁观者猝然噤声,神色骇然,薛素妍可不管五族之间的蝇营狗苟,她目光冷冽,先声夺人,于角落中寒声道:“怎么就你们?铁青衣和孙石头呢?”

演戏演全套!

即使早就料到他们两人会逃之夭夭,可她还是要佯装出一副全然不知的样子。

木婉丽抗不下责问,闷哼一声,唇色苍白,第一宫弟子纷纷乱了神,这时徐玥迎着无数揶揄、冷嘲的眼光,抿着嘴低沉道:“进入帝山后的第十三天,他们嫌弃我们实力太弱,屡次冷嘲热讽,后来干脆抛下了我们,自顾自地踏过了第六重山,往第七重山去了。”

徐玥神情隐含嫉恨,可谓满分,语气苦涩低落,伪装得惟妙惟肖。

在离开苏贤两人的那一晚,三人便商量好了措辞,待有人问起后以作搪塞。

说铁青衣和孙石头死了?

这个说法太假了,如果那两人死了,为什

么她们三人还活得好好的。

既不能实话实说,要帮忙隐瞒,又不能胡乱捏造,她们索性想出了一个没有漏洞的借口,那便是她们遭受到了两人的冷眼和歧视,最后小队内讧闹翻,两人消失。

唰!唰!唰!

那是衣袍掀起的劲风声,脖颈扭转的杂音,还有许多修士没控制住妖力猝然迸发的暴鸣。

在场之人纷纷惊呼出声,甚嚣尘上,连五位妖尊都脸色剧变,目光灼灼地盯着徐玥,像是凶兽贪婪垂涎地注视着猎物。

“什么?这女娃子在胡扯什么呢!”

“嗤!第七重山?也不怕笑死人。我们占据帝山那么多年,被第六重山的圣冰鸟卡得死死的,两重山之间如隔天堑,尊者们都不敢大放厥词说闯过了第六重山,那两人能去第七重山?”

“哎哎哎,这孩子说的没错呀!很符合逻辑嘛!所以两人一去不回了呗!死在路上,成为圣冰鸟的食物,不是很正常?”

质疑声响彻沸腾,所有人都把徐玥的话当成一个玩笑,大肆讥讽。

轰!

忽然,一座庞大若山丘的妖宫似蛟龙出海,耸立高空,恐怖的威压震慑世人,薛素妍眼角藏着锐芒,幽幽回首,冰冷的眼神扫荡全场,被看到的人身躯颤栗,噤若寒蝉,门户前陡然鸦雀无声。

薛素妍看似是因损兵折将而愤怒,殊不知她心里长舒了一口气,虽然她不知道冰帝山里头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徐玥说的是真是假,但只要她没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那两人去找蒙昧衍一烟就够了。

陨落?

失踪?

重要吗?

回不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所有线索都无从考证。星辰小说◇网◇WWw.xINGCHenXs.cOM

“等。”待众人不敢再议论,薛素妍才缓缓收敛气势,红唇微张,只说出一字,却令得所有人心头一凛。

五位妖尊内心都在自嘲,他们方才似乎紧张过头了,被这个第一宫女弟子一句话给唬住,回头细想,区区小辈怎么可能有本事越过第六重山,他们一代代妖尊倾尽全力,绞尽脑汁都没破解王者般的圣冰鸟,两个不过二十年华的人欲上七重山无异于天方夜谭。

瞧薛素妍的样子,似乎很不甘心呐!

也是,那两位应该是第一宫里的佼佼者,不然这次也不会派出她这个供奉随行,只是如果那两位真的陨落了,那就有趣了。

谁都没有去想苏贤两人可以无视八阶大阵逍遥离开,因为这在所有人的认知里都是不可能的。

人群中,徐玥胆战心惊,被薛素妍的余光狠狠剐了一眼后,她就瑟瑟发抖地缩在队伍里,脑袋瓜里浮想联翩。

枪打出头鸟,舒鸳和杨西子推举她出来讲话,无疑是想让她们自己边缘化,这也苦了徐玥作牺牲,惹得冰帝山众人贻笑大方。

但她不知道薛素妍也在演戏,她还以为供奉正处于暴走的边缘,正在内心谴责她们,待试炼一结束,还不知会迎来怎样的谩骂。

接下来,天色逐渐偏移,一日转瞬即逝,到了傍晚暮时,星空璀璨,属于年轻一辈的嘉奖仪式也落下了帷幕。

奇异的是,此次冰帝山开启,不光少了第一宫的两人,就连冰尸族的五人都集体失踪,下落不明。

唯有冰尸族自己清楚,那五人早在一个多月前就自主捏碎族牌,不知缘由地陨落。

明天将是五族高层进入冰帝山潜修的日子。

就在众人即将散场之际,冰尸妖尊突然出声,使得所有人身形一顿,只听他的身影隐于幽暗,轮廓瘦削,嗓音尖锐道:“等等。”



间,众人视线齐聚于冰尸妖尊。

“历年来,冰帝山试炼鲜有意外。吾等乃帝山子民,只要不自相残杀,帝山内的妖兽亦会善待吾等。那请诸位给我一个解释,为什么我冰尸族的五位天骄,会丧命于帝山之内?你们,谁曾与他们接触过?”隐忍了一天,冰尸妖尊终于爆发了,眼眸阴沉,气势磅礴,不针对五族高层,但浑身威压如扑食的猛兽朝其余四族和第一宫的人盖去。

“曲颂,凡事无绝对,你别过分了。”雪蟒妖尊皱眉道。

薛素妍轻挥衣袖,眨眼间驱散了压在第一宫弟子头顶的威压,旋即冷笑着抱臂旁观,她是没理由质问的,因为徐玥自己都说了,是那两人自己作死往第七重山去了,没有逼迫,没人陷害,她自然也没发难的借口。

但冰尸妖尊不一样,他是五族妖尊之一,在帝山权势滔天,当有资格审查所有参加试炼的修士。

闻言,冰尸妖尊知道寡不敌众,就他冰尸族有损失,其余四族没一个缺胳膊少腿的,四族联手将会霸道地镇压他,所以他没有提出太过分的要求,只是淡淡道:“吾等制定了规则,但总有桀骜之人会去打破秩序。谁也不能保证是不是他们下的黑手,所以,我要查!尔等近五日就呆在冰帝山,我冰尸族会进入帝山调查,不管有无结果,五日后自会放尔等离去,如何?”

这一问,是问其余四位妖尊。

四位妖尊尚处于踌躇之际,忽然一道寒声响起,薛素妍开口道:“我倒也想查查。风雅尊者的弟子不是傻子,怎会以卵击石地朝第七重山而行?”

咻!

霎时,五位妖尊齐刷刷地看着薛素妍艳美的面颊,忌惮无比,圣冰妖尊讪讪一笑,恭声道:“宫姬尊者,这可不符合五族与第一宫订立下的规矩。”

曲颂要查就算了,你还查?!

谁知道你是不是打着审查的旗号,直接闯过了第六重山,前去挖掘帝山之后的宝藏了。

冰帝山五族无能闯过第六重山,不代表第一宫不行,五族妖尊甚至相信,如果真让第一宫染指帝山,帝山所有秘密分分钟就会被第一宫开采出来。

第一宫内有数位至尊,数位尊者,可五族什么都没。

“呵。”薛素妍唇角微翘,姿容动人心扉,只是一声冷笑令众人心神颤动,只听她幽幽道:“那还劳烦诸位顺带着帮我找找他们。还望诸位谨记,那两人是风雅尊者的亲传弟子,若是两人有误,至尊之怒,我可担待不起。”

五族尊者:“???”

关我们鸟事?

又不是我们把那两个人弄丢的,凭什么脏水都往我们身上泼啊!还拿风雅尊者威胁我们!

话是这么说,但众人畏惧是真的,第一宫的太上供奉啊,至尊啊!

一怒之下是不是就杀来了?

然后五族是不是就玩完了?

五族之所以能盘踞帝山,主要还是占了大义。可至尊哪管你大义不大义的,你们坑害了我的弟子,我就要宰了你们,这能找谁说理去?

北域,至尊最大!

“还请宫姬尊者放心,此次吾等自会竭尽全力找寻第一宫的两位天骄。不如,尊者在帝山再歇息五日,五日后吾等将传来消息。”圣冰妖尊虽不谄媚,却也有摇尾乞怜之嫌,这显然也是默默允可了冰尸妖尊的要求。

“那我就等诸位的好消息了。”

说完,薛素妍领着木婉丽等人悠悠离去,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五族视野,众人才敢大喘粗气。

许多人心中暗叹,这次破试炼的幺蛾子可真多!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