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绑匪身份调查被迫停

小说:超强瓷婚:超拽新妻来入局 作者一世温良 更新时间:2019-09-11 13:32
“他们告诉我,在24小时之内把一百万汇到一个账户中,如果我们没有及时给他们汇款,清婉就会被撕票。”在说出这话时,费以南的脸色更是难看。

听费以南这样说,陆知章皱着眉头沉思了一阵,他总觉得这件事情不太简单。

“爸,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办吧,清婉是我老婆,我一定会处理好的。”陆知章诚恳的看向费以南道,本来费清婉失踪他就有责任,他想趁着这个机会将功补过也不失为一种办法。

“这...”见陆知章自告奋勇,费以南犹豫了,他是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

而一旁的宋如意似乎也不大乐意,显然她对陆知章并不是很信任。她怕费清婉会陷入更危险的境地。

“那好吧,知章,需要爸帮忙的话你也尽管跟爸说。”犹豫了一阵,最终费以南还是点头应下了,也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他应该给年轻人一个机会。

见费以南答应,陆知章心下也很是感激。至于这件事情,他也有他自己的分析。

费清婉失踪,一直到第四天才有她的消息,且绑匪还只向费家索要一百万。按理说一般的绑匪在确定要绑架一个人之前,一定会先对人质的家庭条件进行调查。总没有人想做无用功吧且按理说,费家的财力雄厚,这座城市里也是人尽皆知的。

那么这就更奇怪了,为什么绑匪只要求要100万?既然能选择当了绑匪,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善良之人。

“知章,你在想些什么想的那么出神?”见陆知章托着腮帮子陷入沉思,一旁的费以南禁不住好奇还是问了一句。

“爸,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件事情好像有点不太对劲。”被费以南打断沉思的陆知章如实告知。他知道费以南关心费清婉,所以倒也乐意和费以南探讨绑匪的问题,俗话说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哦?有什么不对的,你倒是说说。”见陆知章指出事情有不对劲的地方,费以南也是皱着眉让陆知章说下去。

“爸,我问你,一般的绑匪都是在劫持人质后的几个小时内让家属将人赎走。为什么绑架清婉的人却在第四天才通知我们不给钱就撕票?”陆知章一字一句道。

“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听此,费以南猛的一拍自己的脑袋,定是这几日来过于担心费清婉,连大脑的思考能力也大不如前,既然连这点问题都没看出来。

“还有,爸,你不觉得绑匪向我们要的赎金太少了吗倒像是向普通人家要赎金。”陆知章又接着道。

“是啊,你这么说我倒也觉着不对劲,为什么他们只要100万?”听陆知章说完,费以南更是皱起了眉头。

他越来越搞不明白,这货绑匪到底想要干什么了。也幸好还有陆知章,难得遇到这种情况他还能这么镇定,若不是他,凭着自己哪能够考虑得到这些呢。看来他也不能松懈了,总不能乱了自己的阵脚。星辰小∞说网∞www.XIngchEnxs.com

“那么你想怎么做”费以南望向陆知章道。

“爸,我还是想先给绑匪汇款。”见费以南问起,陆知章想都不想就斩钉截铁道。

不管绑匪是怎么想的,至少费清婉有可能在他们手里,这就是绑匪最好的筹码,不仅仅是他,整个费家都离不开费清婉,为了确保费清婉安全,这100万他是一定要给的。这样就算是费清婉在绑匪手上,绑匪也一定不会轻易对她动手。

“好,听你的。”对于陆知章的看法,费以南倒是没有反驳,反而在这一事情的处理上对陆知章很是肯定。

待同费家人告别,陆知章自己驾车到银行,他可不能拿费清婉的性命开玩笑,虽然绑匪只限定在24小时内,但陆知章还是觉得越快越好。

从个人账户里,陆知章提出100万转入绑匪给的账户,接着又在转账的同时把绑匪账户的账号给默默记下。

毕竟绑匪只是要求他们交上100万的赎金,且到现在他们也都没有要放回费清婉的意思,只是用不将费清婉撕票作为条件。

这一次,他是绝对不能再让费家人失望的,尽管最后查不出个所以然,他也一定要耗尽一切把这件事情做好。至于清婉,若是能找到她那是最好,若是找不到,那也只要她平安陆知章就心满意足了。

自打一百万汇过去,陆知章同费家人依旧是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他们也都害怕绑匪不讲信用,万一费清婉在他们手上,而他们拿到钱后又将费清婉撕票,那他们该怎么办。

眼看着24小时过去了,绑匪也没再打过电话到费家,像是先前发生的一切似乎都是假的,就像绑匪从未给他们打过电话一般。可越是这样,费家人越是不安,他们不能够确定女儿是否还好。



再照着绑匪打来的电话打回去,那个号码却已经变成了空号,而他们也变成了被动的一方,除非绑匪自己打电话给他们,否则他们就联系不到绑匪。

另一边,陆知章也没闲着。

“你,帮我去查一下这个银行账户。”在自己的手下面前,陆知章没有一丝表情道。

现在除了干等着也要主动一点,至少什么事都尽力而为,既然不知道绑匪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那么就先查查绑匪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是,boss。”见陆知章吩咐,手下人倒也不敢怠慢,忙点头应下。跟在陆知章这么多年,手下人倒也知道事情的孰轻孰重,而且凭着他对陆知章的了解,夫人在他心里有多么重要他也不是不知道的。

“去吧。”陆知章摆摆手,示意手下人去查。

待手下人退下,陆知章柔弱的一面也得以暴露出来。硕大的办公室里只余下他一人,就连背影看上去也是异常的落寞。

他觉得很孤独,他想念费清婉,想想家里的双人床现在也只有他一个人睡,到公司上班再也没有人帮他打领带,他想念孩子气的费清婉,无理取闹的费清婉,撒娇卖萌的费清婉,各种各样的费清婉。

再看一眼桌子上他与费清婉的合照,终于,陆知章还是忍不住将头埋进手心里失声痛哭。似乎所有人都觉得他和以前没什么两样,却也只有他自己知道没有费清婉的这段日子他是怎么过来的。费清婉早已成为了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真的很可怜。

他每天都活在自责中,他怪自己没能守护好费清婉,现在害得费以南和宋如意也跟着难过。

还有费子沅,她那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妈妈不见了,跟她解释的时候,陆知章也记得费子沅有多么绝望。

哭了许久,陆知章总算强迫自己收起眼泪,发泄完了,他也该认真分析整件事情了,其他人都可以倒下,唯独他不可以,用他的话来说,不找到费清婉决不罢休。

一直坐等了两天,陆知章总算等来手下人的消息。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正在努力办公的陆知章也顺着声源望向门边,见来人是先前自己交代他去调查绑匪信息的手下后,忙点点头让他进来。

他的心情也开始变得难以平复,手下人每往自己面前走一步,陆知章的心情也随着越来越紧张。他不知道手下人查的怎么样不知道费清婉是否真的在绑匪手中。

若是手下人能把绑匪的账户信息查出来,那么自己也好顺藤摸瓜找出绑匪,若是费清婉在绑匪手里,那么他还能将费清婉救回来。

就这样,陆知章心下还是存有一丝希冀的,他相信事情不会太糟糕。且他和费清婉平生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他还是相信老天会保佑他们。

“查的怎么样了”怀揣着忐忑的心理,陆知章忙问道。

“boss,对不起,这个结果不是您满意的。”见陆知章很是着急,手下人满怀歉意道,便向陆知章双手递上一份文件。

他们知道,现在什么都比不上费婉清在陆知章心中的重量。

可他们所再多也不会让他安慰几许。

看着手下人向自己道歉,陆知章才明白什么叫心如死灰,手下人这幅模样很明显,他并没有查出什么,绑匪的身份不明。费清婉依旧不知生死。

即使是猜出了结果,陆知章还是从他手中接过文件,一页一页的仔细翻看着,试图从中找出什么蛛丝马迹,但是很遗憾,他什么都没找着。

“boss,我们查出一张银行卡的所有人,可是那个人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去世了,而且他没有什么直系亲属,生前就连朋友也没有。”见陆知章失望透顶的模样,手下人觉得还是有必要向他汇报。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面对这些,陆知章也明白他不该再去责怪谁,毕竟手下人也是尽力了。

见此,尽管很担心陆知章的状况,但手下人还是识趣的退下了。

skbshge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