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痛苦失意

小说:超强瓷婚:超拽新妻来入局 作者一世温良 更新时间:2019-12-30 16:21
许竞平的表情似是很受伤,他开口道:“我没想到你竟也是在意流言蜚语的人,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又何苦在意别人说什么。”

唐玲的眉头皱的更紧了,随着接触的加深,她越来越觉得把许竞平引为知己是个错误,没有人会不在意朋友的感受,只考虑自己。

许竞平单身倒没有什么,可她已经结婚了,许竞平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别人会怎么看她。

纵使心里不满,她还是很好的压制住了,只是眼神不再像以往那样热络:“还是注意些好,毕竟三人成虎,有些事情说的多了,别人根本不会在乎真相,只会冷眼旁观,等着看你的笑话。”

许竞平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他暗暗责怪自己的心急,如果不是无意间说错了一句话,也不会引起唐玲的警惕,从而把她推向更远的地方。

“你的意思我懂了,我以后不会再对你造成困扰。就按照普通朋友的方式相处,行吗?”

许竞平很是小心的开口询问,这让唐玲十分无奈,他这种措辞,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个人真有什么关系。

她摇了摇头道:“算了,就先这样吧!”

唐玲隐隐觉得,有些事情已经开始脱离她的掌控。

唐玲一夜未归,急坏了等在家里的费琅轩,他知道唐玲会生气,却没想到她会赌气到这种地步。

再想到那个对她虎视眈眈的许竞平,费琅轩一颗心简直像是在油锅里那么煎熬。

他草草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立刻驱车去了医院,这是他所能想到的,唐玲唯一会去的地方。

一路跑到唐玲所在的科室,费琅轩额头上已经沁出了密密麻麻的汗,他开口道:“请问一下唐玲现在在医院吗?”

能被这么一个大帅哥问路,所有护士的表情都是一脸惊喜,她们忙开口道:“唐医生在,你去她办公室找就好了!”

听到这话,费琅轩不由地松了口气,在医院就好,起码在公共场合,许竞平不至于做出什么过分的事。

只是到最后他才发现,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的想当然。此刻的办公室内,正上演着格外刺眼的一幕。

许竞平十分殷勤地凑在唐玲身边,时不时地笑着开口说两句话,亲密之态显而易见,衬的他这个丈夫倒成了外人。

费琅轩低嘲地笑了两声,随即转身离开。既然唐玲都不在意,他又何必去招人厌烦,只是紧握的双拳暴露了他立刻并不平静的心情。

别墅的酒窖里,费琅轩打开一瓶红酒,对着嗓子就是一阵猛灌。

过急的动作让他低咳出声,他到底哪里对唐玲不好,让她需要从许竞平那里寻求安慰。

“那就是一个垃圾!”他低吼出声,酒瓶碎在脚边,酒架上的红酒也随之倒了大片。

一夜不眠的发泄让他下巴上全是青色的胡茬,眼睛周围的黑眼圈也特别明显。

这让清晨起床的费洛泽很是讶异,他开口道:“哥,你这是怎么了?彻夜跟嫂子胡闹了?”

他有些羡慕哥嫂两个的幸福生活,谁不知道他媳妇现在怀孕了,有些事情根本不能放纵。

要是放在以往,费琅轩早就开口训斥了,可这次却是一言不发,费洛泽很敏感地察觉到了一丝危险意味。

“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说出来,我们也好及时解决。”

费琅轩一直都是肆意风流的,还没有什么事能让他颓废到这种地步。

费琅轩依旧没有开口,只是冷着脸不断做自己的事。

费洛泽叹了口气,看来从大哥这里是得不到有用的消息了,他回到房间,抱着杨娇娇开口:“媳妇,你能不能联系一下嫂子,问问哥到底怎么了?”

同是兄弟,他不可能看着费琅轩这么颓废下去。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可能是夫妻之间出现了矛盾,否则以他哥的性子,不可能把自己搞得那么狼狈。

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杨娇娇也觉得事情很严重,夫妻之间,有问题就要及时解决,否则拖到最后,肯定会产生严重的后果,成为无法修复的裂痕。

她立刻给唐玲打了一个电话:“嫂子,你现在在哪里?大哥的状态有些不好,你能不能回来看一下?”

她没有直接开口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说不准会让唐玲很尴尬。

这样的一通电话让唐玲很疑惑,她不由地开口道:“他怎么了?”

声音带着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焦急。

杨娇娇轻呼了一口气,看来事情没有她想象的那么严重,只要大嫂还在意大哥的死活,就有挽救的机会。

她在心里酝酿了半天,这才开口道:“大哥一夜未睡,好像也喝了很多酒,整个人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就连洛泽问他,他都没有开口。我能不能冒昧的问一下,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矛盾?”

唐玲神色一怔,是真的觉得自己做错了,她作为妻子,非但没有关心丈夫,还要连累家人跟着一块担心,实在是不应该。

“是有一点矛盾,我会亲自跟他解释。他很介意我跟男性朋友走的近,可我们之间真的没有什么。”

她能体会到费琅轩对她的在意,可相应地也有些委屈,她明明不是这样的人,可费琅轩的行为却表明,她像是随时随地都能出轨一样。星辰小‖说网‖Www.XiNGCHENxS.COm

杨娇娇挑眉,她没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一个吃醋别扭狂魔,再加上一个醉心医学的天才,怪不得能把一件小事搞的那么严重。

两个人的人品她都很清楚,现在欠缺的就是一个中间人,通过面对面的谈话,把所有的误会都解开。

她正在孕期,基本没什么事可做,这种有利于家庭和谐的大业,交给她来就好了。

“嫂子,你的为人我明白,不过误会再这样拖下去也不是事,不如你把那个人约出来,我们把事情方面说清楚,可好?”

毕竟只靠一张嘴解释是很难有信服力的,两方对质才能让费琅轩彻底解开心结。

已经想通了其中弯弯绕的唐玲自然不可能不同意,她低声道:“我会叫他出来,费琅轩那边就拜托你们了。”

杨娇娇应了声,同时向费洛泽比了一个搞定的手势,接下来就要看费琅轩那边是什么态度了。

费洛泽高兴的亲了自家媳妇一口,这么有执行力,简直就是他的贤内助。

“大哥那边你想好怎么说了吗?”

杨娇娇推开他,有些忧心地开口:“大哥会不会觉得我们多管闲事?或者说伤害了他的尊严?”

只要是男人,多少都会在意这种事,他们这样明目张胆的提出来,或许会让费琅轩觉得难堪。

作为亲兄弟的费洛泽却保证,费琅轩不会这样,如果对家人连这点气度都没有,他也就不配做哥了。

医院里,唐玲直接开口邀请:“一会儿有空吗?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一起吃顿饭?”

许竞平简直受宠若惊,他以为攻陷唐玲的路还很长,没想到那么快就有了跨越式的发展。

这还是唐玲第一次郑重邀请他出去,不管是跟费琅轩赌气,还是别的什么,他都是最终的受益者。

这样想着,他脸上立刻挂起了得体的笑容:“只要是你邀请,我肯定是会去的。”

在约会开启前夕,许竞平很是认真地装扮了自己一番,包括身上的新西装,以及得体的发型,就连用餐时说什么情话他都想好了。

谁能想到,双人约会的愿望并没有达成,反倒置身于被人质问的现场。

属于费琅轩阵营的两个人对他怒目而视,大有他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就掐死他的架势。

饭桌上一时间剑拔弩张,杨娇娇轻咳一声开口:“想必大家都明白这次过来是为了什么,许先生,关于你和我大嫂的关系,你有没有什么要说的?”

费家那么多人出场,她还不信镇不住这样一个男的。

在她看来,许竞平再普通不过,也不知道这样一个人是如何成为哥嫂两个人之间的导火索的。

如果说许竞平开始还不明所以,到了现在他算是彻底明白,原来是想借他为夫妻两个解开误会。

他是那么容易受人摆布的人吗?

他笑了笑,而后掷地有声地开口:“说起来很惭愧,我爱上了一个已婚的女人,不过我是真心喜欢唐玲的,并且想追求她。我们两个在医学上有着共同的理想,这是她现在的豪门生活所不能给她的。”

许竞平一番话说的大义凛然,如果不是处在这样一种场合,杨娇娇都想给他鼓掌。

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是吗?

否则是怎么做到在别人丈夫面前公然撬墙角的?

杨娇娇呵呵笑了两声:“许先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追求别人,别人同意了吗?你这样的行为会对别人造成困扰,而且也很让人厌恶。”

费琅轩的脸已经黑了,杨娇娇及时的救场也没能让他熄灭内心的怒火。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