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和好如初

小说:超强瓷婚:超拽新妻来入局 作者一世温良 更新时间:2019-12-30 16:21
费琅轩认为,许竞平就是唐玲特意找来气他的,当下不顾杨娇娇的挽留,气愤地转身离开。

杨娇娇赶忙揪了费洛泽一把,示意他过去看看,费琅轩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怕是真的被许竞平气的不轻。

杨娇娇叹了口气,有种不知道该怎么收场的挫败感,原来和事佬也不是那么好做的,说不准就会被人埋怨。

她出神之际,唐玲已经站起身来,看向许竞平的眼神里满是冷意:“你这是什么意思?当初之所以接近我,是不是也怀着这样的目的?”

唐玲恨不得打死当初的自己,那么多人都看出来的事,只有她自己被蒙在鼓里。

怪不得费琅轩会有那么大的反应,要是放在她身上,怕是早就忍不住离婚了吧。

许竞平像是觉得火不够大,继续一脸真诚的开口:“唐玲,我是真心喜欢你,想追求你,你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大有唐玲如果答应,他可以立刻下跪求婚的架势。

唐玲觉得很荒唐,许竞平的爱,在她眼里一文不值,此刻的她,就像是被癞蛤蟆趴在了脚背上,觉得恶心却又没办法摆脱。

“我已经结婚了,你也是成年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许竞平像是没听懂似的,一个劲儿的表示自己不在意,并且承诺会让唐玲看到他的真心。

看到电视上才会上演的狗血戏码,杨娇娇真心对唐玲表示同情,被这样的男人盯上,以后想清净怕也是难了。

因为同在一个医院,碰到的机会有很多,所以许竞平便破罐子破摔,不断地对唐玲表示亲近。

唐玲忍无可忍,再次警告他:“许竞平,我想我已经跟你说的够明白了,我们两个是不可能的,我只爱费琅轩一个人,你不要再白费心机了。”

许竞平的所作所为,已经给她带了无尽的麻烦,如果不是他心怀不轨,她和费琅轩也不至于走到如今这种地步。

被人那么直白的拒绝,许竞平心中恼怒,可又不好表现出来,只能假装落寞离开。

看来怀柔政策已经不好用了,他必须另想办法,破坏费琅轩和唐玲的感情。

他把手中掌握的信息透露给当地媒体知道,并且暗示他们费琅轩和唐玲的感情已经出现问题,他们如果刊登出来,绝对能成为最大的爆点。

不少媒体都表示很心动,费家可是当地最有名望的豪门,很多人都会对豪门隐私感兴趣,由此可以预料销量会有多火爆。

而且,这种事费家也不会有脸面去追究,起码对他们来说是有利无害的。

第二天,费琅轩刚到公司就被记者拦住了去路:“费先生,我们得到消息称,你和夫人的感情出了问题,已经处在了分居的状态,请问是真的吗?”

不少记者拥挤着往前,又被费家的保镖及时的推了出去。

费琅轩皱眉,这些记者当真是闲的发慌,也不知道这些谣言是怎么传出来的。

他一脸厉色地开口:“纯属子虚乌有,费氏会依法追究造谣者的责任。”

若是单独的媒体,肯定就被唬住了,可他们人多势众,如果真的联合起来,就连费氏都没有办法。

等费琅轩处理完公务,网上铺天盖地的都是费琅轩婚变的报道,偏偏还说的有鼻子有眼,让人根本没办法反驳。

费琅轩仔细地看了看,发现大多数媒体都配上了他和唐玲对视的画面,眼神里不是脉脉情意,反而是像敌人一样的怒火。

费琅轩立刻就发现,这张照片是有人在饭桌上偷拍的,而唯一会把照片泄露出去的,只有许竞平。

他冷嗤了一声,看来这个男人的本事也只有这些了。

医院的唐玲也很快看到了这条消息,她怒不可遏,直接跑到许竞平的办公室去质问:“这是不是你做的?许竞平,我没想到你竟然那么卑鄙。”

许竞平拿起报纸,装着看了两眼,随后无辜道:“唐玲,你真的冤枉我了,就算我对你有感觉,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或许是有人认出了你们的身份,偷着把资料卖给了媒体也说不定。”

唐玲看了他一眼,简直忍不住冷笑出声,许竞平是真的把她当成傻子看了吗?星辰小说网△△wwW.Xingchenxs.com

那么明显的事实,他就算再狡辩也改变不了。

不想再跟他废话,唐玲直接写了一封检举信,递到了院长那里。

上面详细的叙述了许竞平怎样利用职务之便骚扰女同事,包括已经对他们夫妻感情造成影响的情况。

没想到最后许竞平没有得到严惩,反倒是她被院长叫到了办公室:“唐医生,你现在的思想很有问题,怎么能因为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就冤枉陷害自己的同事呢?你和竞平都是我们医院的台柱子,还是要好好相处才行。”

院长不断地跟唐玲打太极,没有涉及到工作上的原则问题,他没有任何理由去处置许竞平,更何况唐玲的证据也不充分。

如果可能的话,他谁都不想得罪,最好把两个人都留在医院。

与此同时,他心里也生出了对唐玲的埋怨,苍蝇不盯无缝的蛋,如果唐玲本身没有问题,许竞平也不至于纠缠着她不放。

现在影响到了工作,承受损失的还是他们医院。

唐玲一腔的怒火无处发泄,她冷声道:“院长,这就是你处理事情的态度?既然这样,那这个医院我是待不下去了。”

说完,她把文件扔在院长桌上,转身离开。

一直观察着事态发展的许竞平很快跟了上去,唐玲正处在脆弱期,他要是处理得当,说不准还能从中捞点好处。

落魄失意的唐玲出了医院,就朝朋友开的一家酒吧走去。

都说酒能浇愁,她以往是不信的,可现在似乎成了唯一的解脱办法。

“把你们柜台上所有的酒都给我来一杯!”她不常喝,说出这样的话也无非是想让自己彻底醉一场。

柜台上的调酒师是认识唐玲的,见她来照顾生意,自然没有不同意的。

酒拿上来,刚喝了一口,就发现许竞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她身边。

唐玲顿时恶心坏了,抬脚就要走,可许竞平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唐玲,你真的要那么绝情吗?就算我曾经做错了一些事,也是因为喜欢你,如果你真觉得是负担,那我以后不做就是了。以朋友的身份,坐下来喝一杯行吗?”

唐玲心中烦躁,深知许竞平牛皮糖一样的性子,只要粘上就甩不掉,干脆也就不管他,坐在柜台前一杯接一杯地喝起了酒。

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浮现在了许竞平脑海,如果他借此机会把生米煮成熟饭,唐玲是不是就没办法反抗,就连费琅轩,说不准也不会再要她。

说做就做,他把酒保招呼过来,端着一杯加料的酒递到唐玲身边:“这杯就当是我请你的,我们以往的恩怨一笔勾销,可以吗?”

唐玲刚想往嘴边送,可鼻尖却闻到了一股似有似无的药味。

作为医生,这种药她再熟悉不过,如果误食,昏睡一天一夜也是有可能的。

只要稍微动脑想想,就能明白许竞平打的是什么主意。

她一巴掌狠狠甩在许竞平脸上,紧接着把那杯加料的酒对着许竞平兜头浇下。

“不要再跟着我,否则我会把你做的龌龊事全部公之于众,让你在同事面前再也抬不起头。”

她踉踉跄跄的走出酒吧,调酒师立刻跟费琅轩打了一个电话,狗血大戏已经看完了,唐玲要是在他们这里出事,费琅轩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酒吧外面,一群小混混早就盯上了唐玲这个大美人。

“美女,你这是准备去哪儿?用不用哥哥送你一程?”来人笑的一脸油腻,伸手就要摸唐玲的脸。

唐玲拎着包,一下甩到那人身上,痛的他哇哇大叫。

混混的眼神立刻就凶狠起来:“好你个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我就让你看看哥哥的厉害!”

一群人围了上去,眼看唐玲就要吃亏,费琅轩终于及时赶到,把一群人打的落花流水。

他搂着瘫成一团泥的唐玲开口:“知道我是谁吗?”竟然喝那么多,要是他没及时赶到,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闻着熟悉的冷冽香气,唐玲喃喃道:“我知道,你是费琅轩,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这样!”

费琅轩顿时就笑了,这样柔软的唐玲,是他从未见过的一面。

都说酒后吐真言,在唐玲断断续续地自我剖析中,费琅轩终于明白了她的心意。

唐玲还像是不满足,唠唠叨叨说个不停:“我已经知道许竞平那个人渣的真面目了,你以后不要再胡乱吃醋了好不好?”

费琅轩低叹一声,认真的答应了。

一夜温存,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唐玲格外的羞涩。

费琅轩调笑着开口:“你怕是忘记了你昨天说的话了?”

唐玲觉得自己简直无颜见江东父老,那种话她是怎么说出来的。

不过,他们能和好,就是她最大的幸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