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三章:为了冥界

小说:超能文明之古神觉醒 作者古武 更新时间:2019-07-11 08:33
可是结局始终都是注定的,即便他已经想尽办法去阻挠,结局还是朝着不好方向演变了。

无论是七王耐心,还是面前这黑色金属球体,都已经濒临崩溃边缘了。九王知道,现在任何做法都已经于事无补,看来冥界是注定要被毁灭的。那么他再做出什么,也是无法逆天改命的。

想到这,九王也就释然了,他跨步走向那黑色金属体,看着它里面冒出来的一些粘稠液体,不知为何,九王总感觉这东西不像是什么自然产生之物,更像是某种高级文明创造的东西。果然就在九王细细观察之下,发现了那金属壳上面竟然刻有文字,只是那文字很是怪异,根本无法阅读,九王无奈叹息一声,如果他可以早一点进入禁地,或许还有机会来参悟它。

可是现在却只能望之兴叹了。

就在九王极尽绝望时,忽得眼睛一亮,发现一道道光线穿透金属壳表面,竟然将那文字烙印在地面一处岩石上面。此时那些文字竟然发生了异变,竟然从那种抽象的图案,变成了一种十分真实文字。并且九王还能辨识,这就是冥文啊。回忆起那曾经被篆刻在冥神碑上的文字,九王眼睛莫名亮了起来。

冥界一直都流传着一个传说,那便是冥神碑文,乃是神界最高旨意,无论冥界生灵愿意还是不愿意,他们就像是被烙印在灵魂深处,几乎每一个冥界生灵一降生,第一件事,便是参悟冥神碑文。因此对于这种古老冥界碑文,九王可是熟悉到了骨髓内。

他很快便从那些文字中领悟到一个神秘口诀,似乎和冥神祭祀有些异曲同工之处,九王手诀挥舞之下,一个诡异神秘咒便在半空凝聚。之后整个空间都在扭曲,一圈圈紫色光环就像是要将整个时空吞没一般,此时地面那些黑色液体也尽数被其吸走,重新凝聚成一个黑色液体球。再之后它开始吸收那金属壳内液体,使得踏的体积变得越来越大,最后遮天蔽日般,仿佛整个世界都进入一种恐怖黑色笼罩内。

“九王你在做什么?”此时七王也感受到天象异变,猛地冲击峡谷内,怒气冲冲瞪着一脸震惊之色的九王。

“冥神,原来都是真的,原来一切都是真的”九王却像是发了癔症般,自言自语旁若无人。

七王猛地冲到他身旁,一拳打在他面颊上,顿时令九王口鼻窜血。

“你最好给老子一个解释,不然老子便和你没完”盯着天穹那一片黑色,七王很是愤怒。虽然这样也达到了他的目的,却始终不是他亲手所谓,让他很是内心不平衡。

“七王哥,你我都错了,都错了”九王擦拭着嘴角血水,痴痴呆呆笑道。

“什么错了?老九,你少给老子装蒜”七王根本不相信九王会发癔症,只是在企图骗自己而已。

“七王哥,你难道还看不出来,这牙根就不是什么冥神之劫,而是守护,所有冥界生灵存在的意义便是守护,守护着这件天轮之母”九王仰天狂笑,那笑声分不出是喜悦还是悲伤。

“什么天轮之母?老九你再说什么?”七王愤懑不平瞪着九王。

“女娲天轮啊,这东西就是天轮重新开起动力,也被称之为天轮之母”九王状若痴狂的解释说。

“胡说,这乃是冥界之劫,又怎么会是什么天轮之母”七王这一次真得怀疑九王是癔症了。

“不信,你自己看去”谁知九王却根本不理睬他,反手一指对面岩壁说。

七王将信将疑转过身去,果然在岩壁上看到一些弯曲文字,那不正是冥神碑文。看到这里,七王顿时就相信九王一般言语了。于是他细细品读之下,立刻整个人脸色有白转红,又从红转变成了紫色。他狠狠一挥手,便将整块岩壁打碎。七王愤怒眼睛就要喷火,他咬碎牙齿道,“骗子,都是骗子,一个隐瞒了数万年的骗局”。

七王表现更加巅峰,双手连续挥舞下,竟然把这片区域打成了一片废墟。不过此时他们做什么也无力阻挠那神秘咒术的开启,随着那咒术凝聚了所有黑色液体之后,整个苍穹开始产生异变,其中一处点亮了,变成了一圈圈犹如罗盘般存在。接着又是一处,眨眼间,整个苍穹都化身成为一个巨大无比罗盘。之后那黑色液体都被其吸收,变成耀眼的灵光。那光线照亮了整个冥界,仿佛天地都要被蒸发一般。

“终于开始了”站在十八谷闸门上的无冕之王,昂起头盯着那水晶瓶一般苍穹,无奈叹息一声。他其实早就参悟道了金属球体秘密,那也是他之所以不入禁地,不做幽冥之主的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

当年他可是第一任冥主,亲自指定的继承者,可是无冕之王却倔强拒绝了,之后才会出现他扶持起十八王来对抗自己,并且还借助于十八王,彻底将黑森林内区封锁,不再让任何人能够窥伺到禁地内的秘密。

也正是这样一个举动,才让黑森林有了一处只有幽主才可以进去的禁地。

无冕之王追思着过往,心中情绪起伏很大,他并不是那种能够彻底淡泊名利的人,不然他也不会主动出来和十八王别气,只是他不甘心成为别人手中提线木偶,更不想被人掌控。

无冕之王要做自己的主,那么他便无法成为继承人。

时间一转眼几千年过去了,无冕之王最后一丝名利心也淡泊了,现在他真的无欲无求了。可是对于冥界以及所有人界将要发生的事情,他还是难以释怀。当年他参悟金属球秘密的时候,也是出于无异状态,当时他被彻底震惊了,也得知了冥界,冥神,以及所有生灵被愚弄真相。

他从那一刻起,便憎恨那个所谓冥神,以及冥神的管家,也就是第一任冥主,他们真实身份竟然不是冥神,而是几个神族叛逆而已,私自窃取了神族圣殿内的秘密逃出到这里。

反而借助于那金属球神力,创造出一个冥界来。其实这根本就不是冥界,而是叫做异度时空。乃是在女娲天轮降维下来之后,形成一种诡异时空,它们其实并不和外界沟通,只是被封闭在一个独立时空内。这也是冥界历经数万年,竟然也没有外人进来,除了寥寥几个异数除外。

无冕之王盯着苍穹,整个十八王谷内每一双眼睛也在盯着苍穹,他们谁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天生异象。无数人都惊恐跪地膜拜起来,不过最让他们不安心的,还是无冕之王的离开。只见那个曾经让他内心无比笃信,无比坚定的人影,已经踏步虚空,逐渐消失在那浓浓白光下。

此时十八王谷内,人心浮躁,人人自危,拓海却再此时表现出一个王者气势,他踏步走到众人面前,以一种坚毅的目光盯着峡谷内外,那身影就在无数人目光中逐渐取代了无冕之王在他们心中位置。

从这一刻起,拓海才是他们真正的王,一个无论何时都不会抛弃他们的王。

墨谷。

火狐狸以那双血红色眸子盯着苍穹,他或许是唯一一个没有机会进入禁地的冥界之主。当时他已经和十八王搞的关系很僵化,十八王凭借着禁地封印,将其抵挡在外面,就像现在的第二命一样,当时他失败了,没有能逼得出十八王,更没有力量导致冥界之劫提前来临。不过对于冥界之劫的传说,他还是无比清楚的。也知道现在这一切正是冥界之劫中描述的景象。

火狐狸已经将冥界当成了自己的家园,他自然不会袖手不管,他回头向宦海微微一笑,“你在墨谷守护我们海儿回来,我去一下就回来”。

“狸哥,我不让你走”宦海一把揪住他的衣袖,泪光莹莹盯着他,她岂能便是冥界之劫传说。

“放手”这一次火狐狸并未被宦海温情打动,语气决然道:“有些事情我必须去做,不然我就是活着也只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

宦海再也克制不住,一把抱住了火狐狸,泪水犹如开闸一般倾泻而出。

“放心吧,我已经近乎不死神魂,区区一个冥劫,还杀不死我”火狐狸一脸笃信表情向宦海微笑。

“狸哥,我等你回来”宦海此时也清楚自己根本无法阻挠火狐狸,便只能退回一步,依依不舍盯着他。

火狐狸嘿然一笑,“别婆婆妈妈的,老子不想看你那丑样子”。

闻言宦海强颜欢笑着送他走出墨谷,就在此时,无数墨谷男女老少都围拢上来,向着火狐狸鞠躬行礼。

火狐狸之前虽然身为冥界之主,受到无数人膜拜,可是面对着这样发自于内心虔诚膜拜,还是第一次。这让火狐狸感觉到一种责任和重托,他眸光变得异常凝重,环视一周,才缓缓道:“我走之后,你们记住不可以轻易出谷,现在黑森林内到处都是鬼魅,我不希望看到你们重蹈十八王谷后撤”。

众人齐齐跪下,应承是。

火狐狸这才满意点了点头,接着踏步虚空,朝着那片明亮炫光罗盘飘去。

禁地前。

第二命放弃继续对虚神印的冲击,他抬起头,盯着苍穹那一道罗盘,不有着眼神变得异常阴寒,他跨空一步,随后无数黑气便也弥漫出去。整个苍穹原本被驱散的黑色,重新凝聚成沉甸甸一片。

当第二命踏步来到罗盘下面时,巨大炫光,让他产生一种眩晕感。这还是自从他融和了幽神之力后,首次有这种感知。

由此可见那炫光,绝非物质形态,而是类似于天外天的超维度之力。

当第二命身躯融入炫光之后,他便来到一个诡异罗盘世界。在这里充斥着无数形态各异罗盘,它们彼此联系在一起,形成一个庞大几何体。竟然也是罗盘。

此时一个罗盘上也有人,他踏步罗盘,在无数罗盘缝隙中穿梭。第二命目光如电,很快便看清楚那人,正是火狐狸。第二命冷漠眼神盯着那道火红色影子,顿时便让对方惊骇的急忙停下奔袭,在虚空绕了一圈,回到第二命面前悬停。

“我没有保护好她,我甘愿受罚”火狐狸还不等第二命发怒,便首先上前请罪。

“你确实该死”第二命阴冷眸光似乎要穿透火狐狸灵体。

“我希望能将功折罪”火狐狸知道,对方乃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绝不会只是说说。他必须尽快打消对方杀意,不然他可能很快便会被其灭杀。

“哼”第二命冷哼一声,“你如何折罪?”。

火狐狸见对方没有出手,心中立刻安心不少,急忙解释说:“我知道这光环内有一种神秘时间修复之力,现在魔音姑娘已经无法用物质甚至灵能手段修复,只能以时间逆转之道,将其形体恢复至受伤之前,只是这样一来,她的元神可能要部分受损”。星辰小*说网*Www.xinGcHenxS.COm

第二命闻言,原本充满杀意的眸光,逐渐收敛,盯着火狐狸冷冷地说:“最后一次,你若再失败,死的不仅仅是一个人”。

火狐狸闻言,吓得冷汗涔涔,急忙连连点头称是。

之后二人便踏步上一个罗盘,在这怪异时空内穿梭起来。

就在他们刚刚消失的位置,又有两条身形展现出来。

其中之一便是无冕之王,另外一个是刚刚从禁地冲出来的九王。二人一见面,便相互凝视起来。两个都是参悟奥秘者的对视,立刻便让他们清楚知道了对方想法。

“你想去搞破坏?”。

“难道你不是?”。

“一切为了冥界”。

“不错,之前确实没有冥界,可是现在有了,我们便不可以让它消失”。

二人原本分属于不同立场势力,此时竟然莫名达成一种共识。也正是如此,才让他们决定结伴同行,为了一个共同目标前进。

“站住,你们不能进去”几个原芙莲教的女子努力阻挡着那些气势汹汹的鸢花宫长老。

“今日无论如何我们也要见到宫主,你们再阻拦也没有用途”几个鸢花宫长老愤恨眼神,简直要把芙莲教徒生撕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