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一户人家

小说:先砍一刀 作者面目全黑 更新时间:2019-06-13 00:35
眼前的景象,是如此的陌生,让鬼哭有些茫然。

竟然找不到路,那就沿河而行吧!

鬼哭心中是这样想的,辨别了一下方向,上游朝北下游朝南,于是就朝着下游走去。

这一走,就是半天。途中难免被野兽盯上,不过看着鬼哭一身血污,还挎着一把长刀,终究没敢招惹。星〓辰小说网〓Www.XiNGcHeNxs.Com

走着走着,伴随着河水越来越宽阔,就走到了一片花林中。

百花盛放,粉色的不知名花朵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黄昏里,蜜蜂嗡嗡飞舞,蝴蝶翩翩起舞,五颜六色的野禽在河中游淌,好不自在。

战争的硝烟,在这里完全不见了踪影,前不久还在战场厮杀搏命,现在就到了这一片似乎与世隔绝之地,鬼哭只感觉恍如隔世。

而在前方,河道分叉。

分叉处,一叶小舟缓缓而至,戴着斗笠的渔翁抬起头来,看到了同样戴着斗笠的鬼哭。

他苍老的脸上泛着红晕,看起来略有醉意,撑着一支长篙。哼唱着北地大河流传的歌谣,看起来颇有些仙风道骨。

不过一看到鬼哭,仙风道骨瞬间消弭,他先是错愕,随后脚下一滑,差点摔入河中,然后连忙撑着长篙顺着河流往下而去。

“老丈稍等。”鬼哭连忙大叫,但对方明显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那艘船反而越来越快。

鬼哭连忙沿河追逐,前方的河流越发宽阔,河水依旧清澈,不过却变得深不见底。

不知不觉间,鬼哭就追出了树林,追到了一片翠绿的芦苇之中,然后,彻底失去了那个渔夫的踪迹。

身后,是茫茫树林,而身前,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芦苇地。鬼哭这才知道,原来这条河的下游,是一片泽地。

而此时此刻,鬼哭也知道了自己的方位,他在邯郸城的东郊外,距离邯郸城至少有三十多里路。

而眼前的这一片泽地,被称之为幽泽,相传大周国君的先祖为了躲避敌人的追杀就曾经进入过这里,然后侥幸得以出去。

是的,是侥幸。

幽泽虽然距离邯郸城不远,但是对这里的了解,可真不多,大多数人进入了这里,就再也没有出去过了,因此一个又一个恐怖的传说在此诞生。

不过还好,鬼哭没有深入,还能出去。

但是那个渔夫……

呼,不管了。

他看了一下天边的斜阳,便朝着斜阳的方向走去。

不知不觉间,天边的斜阳一点一点的没入了大地之中。

夜色弥漫,一点一点的占据了天空。

没过多久,一轮圆月升起,月光下,不远处,一片村庄在夜色中若隐若现。走了一天的路,还经历了好一场厮杀,鬼哭早已疲困。看到前方有可以住人的地方,哪里还顾得上其他,连忙加快步伐,朝着村庄走去。

走进了村庄,出乎意料,村中居然还有人,不远处有灯光闪烁。他朝着灯光闪烁的地方走去,然后,到了一户农家小院外。

“有人吗?”鬼哭喊道。

房子里,传来一阵响动,有颤音问道:“你是谁?”

“我只是一个过路人,现在又渴又累,只想讨一碗水喝,找个住处,好好睡一觉。”鬼哭说着,推开栅栏门,走进了院子。

吱呀一声,对面堂屋的门开了,一个老者出现在鬼哭面前。

“老人家,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老人问道。

鬼哭不答,加快了步伐,老人想要关门,却被鬼哭一手撑住了门。

屋里传来孩童的尖叫,然而等鬼哭闯了进去,却没见到一个小孩。

堂屋里,空荡荡的,桌上摆着烛台,烛台上插着滴泪的蜡烛,烛火微微晃动。

烛光下,有两盘烧鱼,一锅野菜鱼汤,有好五个碗五双筷子,碗里还有被咬过的馍馍。

看了一眼之后,鬼哭收回了目光,似笑非笑的看着老人:“老人家,你可差点把我骗到幽泽里去了。”

这个老人,就是鬼哭先前遇到的渔夫。老人被鬼哭的话吓得一哆嗦,连忙拱手弯腰:“大人饶命啊,我那是…那是…那只是害怕。”

“我知道,所以我不怪你,现在我只想喝口水,好好睡一觉。”鬼哭看着这个老人,他看出了这个老人的不寻常。

“既然如此,大人就一起来吃吧。”

“这多不好意思。”

“只是多双碗筷。”老人勉强笑了笑,随后,他冲里屋喊道:“孩子们,出来吧。”

有四个小孩从里屋走了出来,男女各半,大的也才十岁左右,小的只有五六岁。

“你的孙子孙女?”鬼哭问道。

“嗯。”老人点了点头。

“很可爱。”

“谢谢。”

一顿晚餐,很是平静。

晚饭吃完,老人殷勤的打来热水,供鬼哭洗漱,还找来干净的旧衣服,放在床头,还把蜡烛留了下来,一切都很周到。

等老人离开,鬼哭脱下靴子。鲜血顺着脚流进了靴子里,那些血干涸之后,就把鬼哭的脚和靴子粘在了一起,因此脱下来稍微费了些力气。

脱掉衣物,草草的洗漱了一番,整盆水都变成了黑红色。现在浑身疲惫,也懒得去倒,吹灭了蜡烛就躺在了床上。

剩下的草席以及厚厚的稻草让鬼哭感觉十分舒适,撇掉了枕头,把长刀枕在后脑勺上,没过多久,鬼哭就睡了过去。

尽管疲惫,他这一觉睡得却不是很死,周围动静都能察觉。

恍恍惚惚之间,被一声鸡鸣突然惊醒。公鸡就在隔壁,声音洪亮,叫起来就像是在耳边炸开,醒神的效果惊人。

但鬼哭太困了,没过多久,又睡了过去。

而后,他似乎听到了有人推开了门,走了进来,不过那人到了床边后就停了下来,然后端起盆子出去了。

等到天亮,鬼哭才醒来,只感觉浑身的疲惫一扫而空,身体充满了活力。

吃了早饭,他便离开了这个只剩下一户人家的村庄。

整个过程,他没告诉老人自己的名字,也没问老人叫什么名字,更没问为何老人家里明明没有鸡,黎明时却传来鸡鸣。

送走了鬼哭,老人松了一口气,终于送走了这个杀神。

鬼哭看得出老人的不寻常,老人自然也看得出鬼哭的不寻常。倒不是老人的眼力有多好,而是鬼哭浑身是血的样子,眼力再差的人一看也都知道不寻常。

日头渐渐大了,老人吩咐几个孙儿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然后拿着网准备出门。

刚走出院子,一双穿着小皮靴的脚就停在了他的面前,然后就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老人家,可否讨口水喝。”

老人浑身一僵,抬起头来,是个戴斗笠的女人,衣服被血染出朵朵鲜花,已经认不出原本的颜色了。

他连忙低下头来,心中叫苦不迭,道:“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