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我们就是不孕不育

小说:总裁的天价穷妻 作者洛丽塔 更新时间:2018-10-02 12:08
第54章我们就是不孕不育

这男人平时感觉都是杀伐决断的,此时这幅样子倒有几分居家的感觉,带着让人发暖的帅气。

林采晴给两个碗都盛满了汤:“你们一人一碗,我亲自做的。”

顾念念其实已经吃得很饱了,但听说是林采晴亲自做的也不好拒绝她的一片好意,索性就慢吞吞坐了下来喝。

汤很好喝,里面有海底椰,大骨,已经各种药材。

“这个是秘制的求子汤,当初我就是喝了这个汤怀了庭域的,念念你们一起喝了保证你生个大胖儿子。”林采晴笑得灿烂。

一直喝着汤的顾念念在听到“求子汤”三个字的时候,口中的汤,噗的一声,从口中喷出,在空中化成一个弧形,落在了温庭域的碗里。

温庭域:“”

他的眸中闪过一抹幽光,这顾念念也太没吃相了。

看着眼前的这碗被顾念念喷洒过的汤,温庭域实在没有兴趣吃了。

顾念念在一旁咳个不停,温庭域脸色依旧淡漠。星辰小⊙说网⊙www.xingchenXs.com

林采晴拍拍顾念念的肩膀:“念念不要太激动,你是不是太开心了。”

她很高兴,没想到顾念念也这么想要生个大胖儿子。

顾念念:“”

喝完汤以后林采晴又提出一件事。

林采晴提的事是婚礼,温庭域和顾念念的婚礼。

“堂堂s集团总裁不可能结婚就随随便便打个结婚证,你们至少要办一个盛大举世瞩目的婚礼。”林采晴说道。

顾念念小心脏吓得不要不要的。

老天哇,还盛大举世瞩目她其实根本就是个冒牌货啊,她和温庭域的婚姻就是协议的啊。

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顾念念低头喝汤。

刚喝了一口又觉得不对,这可是求子汤啊,万一喝了怀孕怎么办。

转念又想怎么会怀孕呢?她跟温庭域又没什么实质性行为,不可能会怀孕。

顾念念放心地又喝了一大口,电光火石间一件事突然冒进了她脑中。

她和温庭域是发生过一次实质性行为的啊,而且根本没有任何措施!

顾念念的脸一下就吓白了。

这边温庭域采取了缓兵之计:“母亲,这个不急,以后再说吧,你都说要盛大了,肯定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的。”

“那我先去帮你准备。”林采晴很是积极。

“在过一段时间再说吧。”温庭域淡淡道:“我的婚礼父亲肯定是要出席的,他现在身体还不太好,等他身体好点再说吧。”

一提温庭域的父亲,林采晴的心情瞬间低落了,也没兴趣提婚礼的事了。

“你说得对,等你父亲身体好再说吧,我明天先回欧洲看看你父亲。”

说到这里林采晴也没心思闲聊了便匆匆告别了。

“我母亲明天会去欧洲,我这段时间就可以不需要应付她而住在这里。”温庭域说道。

他能看出来顾念念并不是很喜欢和一个男人在一个屋檐下生活。

而且作为协议夫妻,他们本来没有必须也最好不要在一处住着。

然而当他说完后顾念念并没有意料中露出兴高采烈的神情。

她的脸色有些忐忑有些发白。

“你怎么了,顾念念。”温庭域问道。

“你说我是不是怀孕了啊。”顾念念无助地绞着手指。

温庭域脸色一滞。

“是你的。”顾念念补充道。

“你不会神话剧看多了,以为那个是神汤一喝酒怀孕吧。”

顾念念摇头:“不是,我们第一次”

说到这里顾念念有些难为情,想想还是咬牙说了出来:“并没有任何措施啊。”

顾念念这么一说温庭域这才想起来,他们不仅没有任何保护措施,而且折腾了很久。

“你说会不会”顾念念担忧地看着温庭域。

“应该不会那么巧。”温庭域说道。

“万一呢?”顾念念还是担心。

“没有万一。”

“可是万一就有呢!”

“如果有,”温庭域声音清沉:“我们就把夫妻之名坐实,我会对你负责。”

顾念念被这话惊到了,一抬眼,却忽然撞进他那双深黑的眼眸里,心莫名一震。

把夫妻之名坐实这怎么好像比怀了孩子还恐怖啊。

“应该不会那么巧的。”顾念念自我安慰:“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不孕不育了。”

顾念念越想越有这个可能:“说不定我们就是不孕不育,你说对不对,肯定是的,不孕不育!”

她期待的眼神看向温庭域,却发现男人的脸色不太对劲。

顾念念明白过来干笑道:“我没说你不育啊,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恩?”温庭域尾音微微向上扬,带着股威胁的意味。

“我是说我不孕,哈哈,我不孕”

温庭域:“”

他觉得这小丫头是真有些傻,第一次见到有女人这样说自己。

临睡前顾念念要把金卡还给温庭域。

“我说了这是给你的。”温庭域眸色沉静。

“不行不行,我拿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你看我今天就花了这么多。”顾念念是坚定了一定要把金卡物归原主。

温庭域眉宇微动:“你今天花得不多。”

“这还不多啊。”顾念念大惊。

温庭域不知道怎么和她解释。

“这么说吧你今天花的钱还不够买我一根皮带。”温庭域用最直观的方式和她说道。

顾念念睁大眼睛:“天啊,什么样的皮带竟然这么贵,我要看看。”

她一时好奇心大起就往温庭域身上探去要看他的皮带,等弯下腰脸靠近某处才瞬间反应过来。

“我不是故意的。”顾念念一下就要跳了起来。

然而这一跳却没能跳成,鬼使神差地,她的发尾勾住了温庭域的皮带。

顾念念立即去解自己的发丝,偏偏越解发丝卡得越紧,顾念念本来就是个急性子,解得她几乎快要发燥。

“这什么鬼皮带,真是烦死了。”顾念念往皮带上发泄似地狠狠打了一下。

“顾念念,你想死吗!”温庭域倒吸了一口气。

这还是顾念念第一次听到温庭域如此严厉的口气和她说话,因为她的手刚刚一打不小心打到了不该打的地方。

听说那个地方是男人的软肋,只是稍稍一碰就会痛得不得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