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夜驭十女

小说:总裁的天价穷妻 作者洛丽塔 更新时间:2018-10-02 12:08
第210章夜驭十女

墙壁上则贴着各式裸女的画像,还有男女赤身相拥的画像。

顾念念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

虽然她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但也是略有耳闻,这种房间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情趣房吗。

苍天啊大地啊,她顾念念怎么就偏偏选了这么一个房间啊。

顾念念还没有脸皮厚到能在这种地方若无其事呆下去,她下意识走出了这个房间。

顾念念想着要换一个房间。

然而刚刚给她门卡的服务生早已经不见踪影。

就在顾念念想着怎么办的时候,一个艳丽的女人刷开了隔壁房间的门。

顾念念一愣,这不是那个大明星素素吗。

“素素。”忽然有人叫道素素的名字。

是一个同样妆容精致服装性感的女人。

素素在门口停了下来,顾念念能借着微光看到,素素刷开的房间和她的一样,也是那种情趣房。

“素素,今天的入幕之宾是谁啊?”女人笑得特别暧昧。

素素微含着下巴,像是极力掩饰自己的得意和兴奋一般:“温先生?”

“温庭域?”那女人两眼瞬间放光。

“不,温容止。”素素纠正女人。

“原来是温容止,第一美男啊,素素啊你有福了,听说容止的床上功夫是很厉害的,传言曾经夜驭十女啊。”那女人笑得越发不堪了。

素素唇边露出得意的笑容:“不和你说了,温容止马上要来了,我要好好准备一下。”

这边顾念念眼里写满了错愕。

我滴乖乖,夜驭十女,这还是人吗,这简直就是种马啊。

这个素素还看起来嘴巴都要笑歪了,夜驭十女啊。她就不怕死在床上啊。

难怪都说娱乐圈乱啊,顾念念现在真见识到了。

看来娱乐圈的女人的身体也和普通女人的不一样啊。

顾念念在原地呆了片刻后才终于回过神来,她想去找个服务生给自己换房间,偏偏就奇了怪了,开始到处都看见服务生,现在怎么也都看不见了。

顾念念下意识想打个电话给温庭域。

然而手机都拿了出来却还是放回去了。

温庭域现在估计正谈着正事,自己为点小事打扰他也不好。

犹豫片刻,顾念念想着要不自己去甲板上先吹吹海风吧。

虽然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但大概是第一次来这么豪华的游轮,顾念念愣是没半点睡意。

顾念念走到了甲板上。

偏偏她这次又看到了温容止。

他的身子半趴在围栏上,背影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孤寂,像是和整个世界隔开了一般。

此时甲板上有着零星灯光,从他的背后蕴出了一圈又一圈的光圈。

即使只是一个背影,都俊美得让人感叹。

顾念念微愣。

此时温容止这样半趴在围栏上,周身带着淡淡孤寂的感觉,竟然有些不像他了,更不像什么夜驭十女的男人。星辰小△说网△wwW.XingcHeNXS.COm

这一瞬间,他竟然出奇和温庭域有些像。

冷冽高傲,仿若天上人一般。

温容止的警觉很高,注意到了身后有人的视线落在了他身上。

他下意识回头,脸色淡淡。

顾念念看见温容止像自己看来,眼神微闪。

她想起温庭域和自己说过,不希望自己和温容止接触太多。

可此时温容止已经看见了自己,她再走就显得太刻意了。

就在顾念念犹豫不前的时候,温容止对着顾念念打了个响指:“念念美女。”

他脸上又带着那种玩世不恭的笑容,仿佛刚刚的冷冽疏离全部都是假的。

顾念念礼貌笑了笑,那笑容非常牵强。

“念念美女,你不会知道我是温庭域的弟弟就想着逃避我吧。”温容止的眼角弯弯:“我们以后可是有亲戚关系的,你这样逃避实在不太好的啊。”

顾念念微愣。

她想温容止说的确实有道理。

温容止是温庭域的弟弟,自己就是温容止的嫂子,以后说不定抬头不见低头见,说不定家庭聚会之类的都要碰到。

自己这样显得太刻意反而没一点必要。

何况她和温容止之间本来就坦坦荡荡,没必要弄成这样。

至于温庭域说的避嫌,她和温容止之间什么也没有,正常的接触完全没必要避嫌。

这个一旦想通,顾念念就大大方方走了过去。

“对,你说的对,只是我弄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骗我。”顾念念的眼神磊落:“明明第一次见我就可以说是你是温庭域的弟弟啊,为什么要隐瞒我?”

温容止笑了笑:“念念美女,你有问我吗,难道我还要在身上挂个牌子,本人是温庭域的弟弟?”

他似笑非笑看着顾念念。

顾念念:“”

温容止的嘴巴实在太厉害了,她竟然无言以对。

“好吧,我说不过你。”顾念念有些气恼看了温容止一眼。

温容止笑笑:“我只是看看我哥哥找的女人会是什么样子,念念美女,我很纯良,不用多虑。”

“纯良?”顾念念嗤笑:“夜驭十女的男人会纯良?”

她可没忘记刚刚素素和那个女人的对话,那另自己大跌眼镜的对话。

温容止的呼吸微顿。

片刻后他上前一步,眼眸从上到下看着顾念念:“夜驭十女?”

温容止忽然低下了头,呼吸全部喷洒在顾念念的脸上:“你相信那样的传闻,你觉得我有这么厉害?”

顾念念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

温容止和自己离得那么近让她有些不舒服,她抬眸看了温容止一眼:“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这么厉害,关我什么事?”

温容止笑得意味深长:“如果你想知道也可以,我们可以试试。”

顾念念:“”

她有些反感了。

温容止明明和自己说好的,只是做朋友,怎么现在这会又在和她说这些逾越的话了。

顾念念摆正了自己的位置:“温容止,我是你哥哥的老婆,我是你的嫂子。”

她希望用这句话提醒温容止,让温容止记住自己的身份,不要和自己随随便便说这样的话。

温容止唇角的弧度却更弯了:“念念,只是协议夫妻而已,说不定那天就散了,人生本来就要及时行乐,和自己的小叔子偷情是这世间最快乐的事情,何不试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