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章 竟然是他?

小说: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作者九天飞流 更新时间:2019-08-14 00:01
这小乞丐今日所言要是被流传出去,想必这些人肯定不会放过他。为了小娃的性命着想,顾诚玉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且这小娃看着十分机灵,若是细心栽培,说不得还能得一大助力。反正他每隔两年都要买些少男少女,扩张自己的势力,多这小娃一个也不算多。

小乞丐双眼顿时变得晶亮,他还是有点眼力见的。这大人肯定来头不小,他要是跟在大人身边做事,哪里还愁吃喝,这不比他当个小乞丐来得强些?

至于其他的,他这会儿可管得了这么多,自然是吃饱穿暖要紧。

“多谢大人收留!”小乞丐连忙又跪下磕头,脸上的欢喜怎么都抑制不住。

茗墨见状撇了撇嘴,真是便宜这小子了。

“茗墨!这三人暂时先看管起来,另你和丁字辈护卫去一趟,查探这威虎镖局和张老爷家。一发现不妥之处,就立即将人擒下。记住,一个也不许逃脱,若是实在擒不住,那便杀了。”

顾诚玉觉得这三人多半就是真的乞丐,只是此时放人容易走漏风声,还是先将他们看管起来再说。

而那镖局和张老爷家,应该就是那些刺客的藏身之所。退一步说,即便不是,那也与恭王或靖王他们脱不了干系。

“是!”茗墨立即正色回道。

等茗墨转身欲离开之时,顾诚玉又叫住了他。

“我已派了几人暗中监视姜少华,你且看看姜少华可有搜查过那家镖局......”顾诚玉眼中精光烁烁,茗墨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等茗墨走后,顾诚玉又招了丁九过来,“你带这小娃和官差前去辨认那些乞丐,一个都不能疏漏。只要他不认识的,都带回来。”

小乞丐见顾诚玉又要抓人,且还要带上他,他不由有些紧张。

顾诚玉交代过后,便转身上了马车,小乞丐自有下人安顿。

“去前方的鸿远茶楼等消息!”对着丁九吩咐了一声,马车便往前方的茶楼赶去。

有茗墨出马,顾诚玉并不担心。那些刺客虽然武功不弱,但比起茗墨来,还是要差些的。再说这些人都是死士,所知晓的应该不多,抓多了也无用,只要能找出幕后主使就好。

更何况这些人还没达到目的,不会轻易离开京城。只是这些鼠辈都躲在暗处,京城这么大,要找出幕后主使来,还真的有些难办。

顾诚玉入得茶楼,在二楼的一间雅间坐定。还未到一个时辰,茗墨就急匆匆上了楼。

顾诚玉见他一脸喜色,就知道这趟所获不小。

“大人!您果然料对了,这刺客都在张老爷家和镖局里,一共是三十九人。只可惜其中有二十多人抵死顽抗,咱们只能将其了结了,最后只剩下十三人。”

虽说死了不少刺客,但剩下的也足够审问了。

毕竟只是死士,应当不知道幕后之人藏身与何处。不过只要从这些人的只言片语中拼凑起来,说不定也能将事情猜出个大概。

“可有仔细查探过?确定是这些刺客吗?”顾诚玉站起身,朝着茗墨确认道。

“小人已经查看过他们胸口的印记,这些人武艺高强,应当就是那些刺客。”

虽说在宫乱的时候,茗墨并没参与打斗。但这些人的武功招式有些与众不同,所以他才如此笃定。

“那姜少华呢?可有什么异常?”

“回大人!咱们去的时候姜大人刚刚搜查过这家镖局,正打算离开。猛然看见咱们,他还有些吃惊,神态举止更是有些异常。”

茗墨想起姜少华看到他们时那吃惊的模样,后又连忙阻拦他们,说是他们已然搜查过了。茗墨便知道大人的怀疑不错,此人肯定有问题。

“派人跟着姜少华,看看他都和什么人接触。就这两日,他耐不住性子的。”

顾诚玉冷哼一声,没想到这姜少华倒是隐藏得颇深。

幸好此人恰巧被太子派来协助他搜查,不然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会露出马脚来。

姜少华的品级太低,不一定会直接与那幕后主使人接触,不过他上头一定还有官员与其狼狈为奸。只要顺藤摸瓜,顾诚玉不信抓不到那些躲在暗处的鬼魅。

“将这些人都看住了,我要进宫一趟。”顾诚玉拂了拂衣袖,立刻便下了茶楼。

可刚走出茶楼之时,就见前方有一名男子快速转身,随后闪入了一条巷子中。

顾诚玉双眼一眯,随即冷笑了一声,竟然是他?

“刚才拐进巷子的那个人,你派人跟上去。远远跟着就是,有异常立刻禀报。”

顾诚玉朝着茗墨扬了扬下巴,茗墨随即应了一声。

茗墨招了丁字辈的护卫来吩咐,心中却径自疑惑不已。这人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到底在何处见过。

吩咐过后,他还是有些担忧。

“大人!看着人的身法,必定是功夫不弱。咱们还是晚了一步,也不知丁十四他们会不会将此人跟丢。”

顾诚玉洒然一笑,“放心吧!跟不丢。”

既然故意在他面前露面,打得什么主意,顾诚玉心里还能不明白?

不过他此时可没时间管其他的,且等着吧!

时至正午,顾诚玉从自家府门前过而不入,他掀了帘子看向自己的府邸。

望着渐渐远离的朱红色府门,他心中思量,是时候了!如今他已经是正四品,倒是不好再住在南城。星辰小说▲网▲WWw.XinGCHENXs.com

上次河间府一案后,北城空出了几个宅邸,只是他嫌不阔气,是以未曾买下。

等再过段时日,北城必然能空出不少宅邸,届时他自然能寻上合自己心意的宅邸。

......

正午的阳光洒在了承乾宫明黄的瓦砾上,给人一种春日正暖的错觉。

然而屋脊上还有不少积雪映衬,那明晃晃的冷厉光芒,却又让刺得人睁不开眼。

“三弟,两年多未见,你是否还在怪二哥?”

承乾宫偏殿中,室内檀香袅袅,只有一道清冷又孤寂的敲打木鱼声响起。

了悟左手转动佛珠,右手不紧不慢地敲打着木鱼。他微微阖目,嘴中还在诵读着经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