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冷场

小说:赝太子 作者荆柯守 更新时间:2019-08-27 21:34
虽这事虽然不算是机密,可也不该就这样轻易说了。

但王二看一眼苏子籍,又觉得,这是新结交的朋友,人家遇到难事,就是想打听一下,好心里有数,自己既知道,哪有不帮忙的道理?

因此又说了一句:“大帅素来桀骜,这话,也是尚书大人说的话。”星♂辰小说网♂wwW.xingchenxs.cOm

不过,这话说完,三人突然有点冷场。

连小吏有着些醉意的脑袋,嗡一下,清醒了几分,还有聊天兴致,突然没了,一下子谁都不想开口说话。

虽仍在喝酒吃菜,偶尔也劝着酒,乐呵呵,但气氛和刚才不一样了。

苏子籍知道,这是文心雕龙的时效过了。

“看来,对着三人同时施展文心雕龙,还是有些勉强了,能再升级就好了。”

不一会,没了聊天兴致三人就告别,苏子籍结账,坐在雅间里,思索着刚才得到的消息。

这时,一道身影进来,正是野道人。

“公子,这些人能有用么?”走到窗口,看着楼下摇摇晃晃离开的三人,野道人问。

“他们知道的消息有限。”

“有用,我猜得不错,他们都是可能跟着去的人。”苏子籍说着。

随行的名单上的都是官,也得有人伺候,虽由于加入的是钦差队伍,不能一呼百喏,但几个仆人是可以带。

王二是兵部尚书府的仆人,大管家亲信,这次去西南,大管家必不能跟去,那让自己亲信跟去一两个是极可能。

而两位刑部的小吏也是这理由。

“文心雕龙升到6级,似乎不仅仅是小吏,九品说不定也可以影响,下次可以试下。”

文心雕龙力量增强,这是个喜事,此次去西南,把握又大了许多。

“而且已经说了三条重要的信息。”

“别看死了不少人,朝堂对钱之栋和秦凤良争端的看法,其实就是推却责任,并且争功。”

“西南打了二年,耗饷不少,朝堂有点打下不去,不过西南叛军,也是强弩之末了。”

“朝堂对钱之栋的看法并不好大帅素来桀骜这可是要命的评语。”

苏子籍看向野道人,微微一笑:“有这三条信息,这次我已经胸有成竹,此去必能成功。”

许多人总觉得打探情报要绝密,还有什么谍中谍,其实情报在于日常和大势,这三人泄漏的已经足了。

盘算了下,苏子籍起身,雅房有着桌,上有笔墨和纸,这本是给附庸风雅的人用,铺开纸张,凝神想了想,就写了一封信,交给野道人。

“现在天色晚了,你明日一早就将这信送去给方真小侯爷,快些回来,明日上午,就要出发了。”

“好,我明早会快去快回。”野道人接过信,立刻应着。

望着野道人离开,苏子籍心下稍安。

虽此去西南有了些把握,可叶不悔的安危也同样被苏子籍所记挂,蜀、齐两王不至于下作到绑架女眷,但下面想讨好的人未必这样想。

她的安全必须保证。

而且叶不悔的真正身世一旦曝光,后果不堪设想,既是错了,现在来看,就只能先错下去了。

这封信,大意请方真在离开京城这段时间,帮忙照看下,小侯爷既知道自己“身份”,这托付就不会拒绝。

以方真的力量,护住一个女眷,应该不是问题。

“新平公主再没派人来,应该已经放弃了,这样也好,免得与她接触多了,惹来大麻烦。”

方府清晨

两个仆人打着哈欠,将角门打开,清扫门前的雪。

昨晚又下了一场小雪,没下多久,只扫了一会就完了事,朝冻红了的手哈着气,正要回去烤烤火,身后突传来了脚步声。

“两位且等一下!”

“啊?有事?”两个方府仆人回过身,就看到一个中年男子过来,看穿着应该并不是有身份的人。

起码是没功名的,郑朝在服饰衣料方面并没有太大要求,颜色也管得不多,可款式上有着一些规定。

有些衣服款式,是至少得了功名才能穿。

普通人未必能看出太多,顶多能看出路上的走卒与秀才的区别,官老爷在他们看来都是天大的官,而衙役区别也不太能分得清。

可方府下人眼睛就毒了许多,这一打量,态度立刻轻慢了。

中年男子带着笑,拱手:“我是替苏子籍苏举人送信给方小侯爷,还请两位进去通禀一声。”

“苏举人?”苏子籍这名字,立刻就让二人改变了主意,小侯爷可吩咐过,跟苏子籍相关的人,一律不准拦下。

“成!我进去通禀,你在这里稍候!”一人立刻说,又一人则留下,陪着这中年男子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原来老兄你姓路,巧了,我也姓陆,不过,我是耳刀旁的陆。”

野道人笑着:“不是都说着二姓五百年前可能是一家么?不管真假,我看老弟你面善得很。”

双方都是笑呵呵地聊着,结果没一会,随着脚步声响起,姓陆的仆人一回头,立刻露出了惊讶。

“见过小侯爷。”

竟是方真亲自出来了!

野道人微微挑了下眉,心里猜测越发得到了证实,但脸上表情控制得极好,并没露出心中所想。

方真是得到消息就出来了,不出来能怎么办?难道还真能大刺刺坐在里面等着苏公子的人来见自己?

虽然这事这么做才对,但真没这个胆子!

“你来替苏举人送信?”方真没去看行礼的仆人,直接问着野道人。

野道人将信取出,交给方真。

“这是我家公子给您的信,您看过若应允了,我这就回去,好禀告公子。”

方真知道上午就是钦差出发的时候,也就不将人让进去,而站在台阶上,打开了信,展开看了。

“原来是为了这事,好说,请你回去禀你家公子,就说这事包在我身上!”方真暗暗松了口气,笑着说。

要是有别的委托,他还未必敢接下,天知道会不会让皇帝想歪了。

在天子脚下,夺嫡激烈时,老皇帝疑心和杀心渐重时,宁愿让人觉得自己怂,觉得太过小心谨慎了,也不能让皇帝觉得自己有想法有心思。

伴君如伴虎,可不是一句笑话。

做臣子的就只能自己多思多想提前避雷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