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枭雄

小说:赝太子 作者荆柯守 更新时间:2019-08-27 21:34
崔兆全心里憋屈,不得不重新回到上首坐下,就见着死尸被人抬下去,片刻,有人上前报告。

这是昙阳寨主,之前是做仆人装束,大家的注意也不在两个随从身上,这才没认出来。

现在跳明了,自然有人认识。

崔兆全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昙阳死了,山中死忠于木桑的人就少了一个,对大郑总是有利,他也没有兴趣继续开会,俯视众人,又看了一眼仍站着的木桑,放缓语气:“木桑,你既深明大义,弃暗投明,朝廷必有封赏。”

“现在,散了罢!”

虽尸体抬了下去,可自刎的血飞溅,帐内到处都是,弥漫着血腥,久久难以散去。

木桑与仆人被“请”到一处帐篷休息,其实这就等于软禁起来,等着朝廷的回复。

苏子籍跟着人群一同出了大帐,一摸下,自己背后都湿了,只遥遥与野道人目光对视了一下,没来得及碰头,就被孙百户拉住。

孙百户低声说:“公公在那面等你。”

朝着旁努了下嘴。

苏子籍点首,绕着走到隔了些距离的又一处大帐。

“苏公子,你之前给咱家的功劳,咱家今日可都还你了。”一进去,赵督监就尖声笑着,说着将一团纸塞到苏子籍的手里。

苏子籍接过来,将纸团展开,低头一看,第一眼看到,有些愕然。

“这……”他抬首看向赵督监。

赵督监轻轻摇摇头,叹着:“咱家初看时也十分惊讶,敌酋既提前准备这纸条,看来此次来营地,主要是撑不下去想降,但目的之一,就是杀了你。”

“你区区一个太学生,何至于此?”

“除非,你为咱家和崔大人献的计,被敌酋知道了,这必有奸细。”

“这事咱家自会禀明皇上,不过,你也要小心一些,这军营里想要你命,可不止一个钱之栋。”

是啊,想要自己命的,不止是一个钱之栋。

苏子籍面沉似水,这件事他刚才虽就隐隐有了猜测,但此刻真得知这样真相,还是不由遍体生寒。

细想三巨头的神色,要是没有这太监,自己这次就在死亡线上走一圈。

“钱之栋要趁机杀我,还有理由,毕竟我抢了他功劳,可崔尚书竟然也想默许?”

“原本以为只是不满,现在看来,我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一个大臣对人命的轻贱。”

“是呀,死了一个,换取千万家幸福,谁能说不对?”

稍稍镇定了一下,苏子籍对赵督监深深一礼:“公公,这次的事,真是多亏了你,若非公公仗义执言、出手相救,我必死无疑。”

这一礼,可郑重得多。

不是赵督监关键时拿出令牌,令皇城司都指挥使震慑,崔兆全必会同意了敌酋的要求,过一二天寻个理由,将自己杀了。

就算自己有力量能反击,可之前种种计划,同样会付诸流水。

就连在京城的叶不悔,或也会因此受到牵连。

这一次,他是真领情。

赵督监对他的态度很满意,虽然不是苏子籍身份特殊,在这件事上赵督监也不会插手,但事情既发生了,就没有如果。

这一点,无论是赵督监,还是苏子籍,都心里明白。

见苏子籍脸色苍白,赵督监还有心情拍了拍肩,安慰:“行了,这事过去就过去了,你也无需多想,回去休息吧,这里有咱家盯着呢。”

“多谢公公!”苏子籍再次道谢,才转身离开。

看着苏子籍离开的背影,赵督监不禁感慨:“到底还是少年,终于知道怕了,咱家还以为,他没有怕的事。”

“公公,木桑送了书信回去,可要拦下查看?”这时孙百户绕过来,对赵督监禀报。

赵督监冷笑一声:“算了,由他去!”

“崔兆全既想要拿头功,想要主持这事,也由他去,木桑是他看管,送信出去,他肯定知情。”

“真是到时受降时出了事,就拿他是问!”星辰小说◇网◇wWw.XiNGcHeNxs.Com

原本文臣与太监的默契,在即将摘取胜利果实时已荡然无存,剩下唯有本就存在的龌龊。

“对了,苏子籍处,你再多派两个人盯着,不必靠近,只防有人暗中下手,知道么?”赵督监转身要走,又停下对孙百户说。

到了西南,苏子籍没再跟着人,但这次的事,还是让赵督监不安,生怕这人就这么折在小事上,圣恩难测,有些事,皇上现在不介意,可事后难免不会后悔,能尽心时,还是要尽心一些才成。

孙百户咽了口唾沫,低头应:“是!”

心里将苏子籍这名字反复咀嚼了一遍,赵公公这样重视,这人是谁?

苏子籍冷着脸离开了大帐,热闹声渐渐远去,身后出现了一个人的脚步声。

苏子籍回头,就看到野道人跟了上来。

左右看了看,苏子籍朝一个暗处走过去,野道人整了整衣服,过了片刻才走了过来。

“公子!”

走近了,见苏子籍立在黑暗处,表情阴沉,野道人忙低声问:“刚才是怎么回事?我竟看到您的身上,瞬间弥漫着死气!”

“你看的没错。”苏子籍冷冷说:“我的确差一点就死了。”

“莫非那敌酋纸上写的事,与公子你有关?”这回答不出所料,野道人就将自己的猜测问了出来。

苏子籍点首:“敌酋提出,以我的命,换山寨归降。”

这内容实在不可思议,野道人都怔住。

“这……实质说不通。”

“莫非是知道您献了计,使山寨走投无路,觉得你必须要除去,所以这次过来,既是为了归降,也是为了杀公子你而后快?”

“或许吧。”

苏子籍虽对崔兆全失望,但不得不说,面对木桑这样枭雄,崔兆全会被牵着鼻子走,也不奇怪。

良久,苏子籍深深吁了一口气,感慨:“敌酋还真是枭雄。”

“我此计,本想逼迫木桑杀了自己亲信,挑拨山寨内讧,不想,敌酋反击这这样狠准,同样差点诱钦差杀了我。”

“更能让昙阳心甘情愿自杀。”

说到这里,苏子籍冷笑:“帐内大郑将士都被他与昙阳情谊触动,何况山寨的人?”

“昙阳虽死,但就算死了,也是自甘情愿,反演得君臣同心一段佳话,不仅仅与威望无损,反而暗涨一波,要是放任下去,怕过几年又成大患。”

野道人皱眉:“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先杀应该杀的人再说。”苏子籍冷笑说:“计划改了,先不去动秦部,你把大帅的人,和崔尚书的人,凑在一起吧。”

钱之栋赞同,崔兆全默许,既都不仁,就休怪自己不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