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缺少监督

小说:太初魔主 作者东落师门 更新时间:2020-03-26 17:36
松灵子看着手里的巨大棋盘,开口说道:“那我就先回去祭炼一番?”“嗯。”刘安点点头。

松灵子急切的回去了,现在用的还是衍宗那边布置的阵法,以前布置的时候还是松灵子请的一个相熟的衍宗修士布置的。

“这真是的。”刘安不知道衍宗这些修士是怎么回事,这样是犯大忌的。

其实就竞争来说,衍宗的竞争比其他的门派要少很多很多。

阵法师本身需求量并不大,就拿那些门派来说,阵法布置好了,很多年都不会换的,阵法师的需求不大,竞争就不大。

炼器!

炼丹!

这两个行业竞争才大,丹宗这边还好一些,因为丹宗本身就是一个松散的组织一样,自由度很高。

器宗那边矛盾就很大了,因为那边是一个门派,门派高层权利大,规矩也很大。

在那边是不能私自接单的,丹宗这边只要完成了门派任务,那么就可以随便接单。

宵!

这个字究竟是什么?

宵是指的夜!

“究竟是只有这一个字,还是还有其他的字?”刘安心里嘀咕。

祭炼不打算祭炼,有些宝贝坑的很。

把这个扁钟放好,刘安拿出一枚令箭,紫竹做的令箭一样的东西。

“不是紫竹,是一根骨头做的,也不像,好像是羽毛一样的东西?”刘安仔细看。

如果手里的令箭是羽毛做的,那么这羽毛的主人就很大了。

令箭顶部一个圆圈,里面一个模糊的文字,下面小头又是一个半球形的,搞不懂。

“雷属性。”刘安心里嘀咕。

雷属性的法宝,在修行界是被人又爱又恨的。

爱的是威力巨大。

恨的也是威力巨大。

雷电是什么属性?

一旦雷属性的宝贝打中敌人,那么敌人很可能被打死,然后什么都得不到。

另外就是雷属性的威力大,消耗也很大。

雷属性的法力消耗是单系法术的五倍!

雷属性在五行中认为是五行产生的,所以雷法的宝贝消耗很大。

而且大多数雷法,主人激发的时候,自己距离近有时候也会遭殃,因为没有人可以完全驾驭雷法。

除非传说中一些雷系的神兽。

琢磨一番,刘安就准备祭炼了这令箭了。

祭炼!

两个小时之后,刘安神念一动,令箭就被召唤出来了。

上面一个字,诛!

令箭本身是雷属性,使用也很简单,打出去之后,会锁定目标,然后追着对方释放雷法,把对方诛灭或者是本身没有法力才会善罢甘休。

“简直就是缘分啊。”刘安心里啧啧叹道。

自己有火雷印,然后又得到雷灵珠,这结合起来,没看到银甲大王被雷法击中,虽然被银甲挡了一下,但是还是被麻痹了一下。

“平时多吸收法力。”刘安很满意祭炼的这个宝贝。

随后刘安拿出了银甲大王的骨戒,还有其他三位妖王的储物袋。

神念直接进入储物袋里面,然后神念直接把这储物袋清理一番。

储物袋很快就被刘安获得了。

三个大王的储物袋,让刘安有些失望,最多的是一些武器,看样子是妖兽的牙齿或者其他地方打磨的,然后是一些精血什么的,妖兽的精血,最多的就是灵酒,里面掺杂有精血。

分解术!

把里面的灵药收好,其余的直接分解了。

妖兽的牙齿固然是炼器的好材料,但是刘安不缺宝贝,另外炼器还要去求人。

至于妖兽精血,也没必要留下。

储物袋都被分解了,这些东西没必要留下,万一去妖族那边,万一被人看见了。

有些东西留在手里就烫手。

骨戒!

“这东西不一般啊。”刘安看着这骨戒,骨戒灵光深沉,一看就是不得了的宝贝。

神念一动!

“小子,把东西还给你~爷爷,不然你~爷爷我找到你,你就完了。”哪知道神念一接触,这骨戒立即释放出一道庞大的气息,然后幻化出银甲大王的身影。

我去!

刘安差点被吓……那啥了,看了看周围,好在自己在进行这类活动的时候,都布置了阵法,不然刚才那一道气势爆发出去,自己浑身是嘴都说不清。

“仙人指路!”刘安直接对这一道虚影爆发出法术攻击。

这虚影被仙人指路直接打爆了,不过骨戒也变成了血红色的。

“……。”刘安郁闷了,血红色的骨戒,这就是被血脉锁定了。

殊不知,在妖族,银甲大王脸色阴沉,看着其余三名大圣王。

银甲大王是牛妖里面的大圣王。

“银甲,你说的可是真的?”黑雷大王开口问道,黑雷大王就是熊妖一族一名大圣王。

“黑雷,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难道还会看错了!”银甲恼怒不已。

不恼怒不行啊,那胖子是怎么出现在山洞的,自己怎么会被那胖子打晕的,好像背后还有人偷袭自己。

“咳咳!”另外一名大圣王。

狐妖大圣王,媚~娘。

“媚~娘,你想说什么?”银甲开口问道。

“这事情要查清楚,银甲也是大圣王的实力,大圣王都轻易被暗算了,这里面只怕不简单。”媚~娘开口说道。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背后使坏?”银甲脸色更加难看。

妖族里面大圣王之间互相也是不顺眼的,前面说了,妖族之间还不是你抢我,我抢你的,有时候整个部落被灭了都没人知道。

“看黑山那三个家伙,以及那三个属下,他们应该没有说谎,而且三人虽然被打成重伤,但是三个属下实力暴涨,应该是吃了大补的东西。”媚~娘开口说道。

“但是金胖子是怎么找到三位妖王的,难道是金胖子的弟弟?”

“绝不可能,金胖子的弟弟实力很低,我怀疑有人在背后暗中看着我们,然后针对我们下手。”银甲大王开口说道。

刘安虽然变换成妖,但是本身实力是可以看出来的。

黑雷也点点头:“只是金胖子,没办法把银甲弄成这样,银甲你是说你好像被雷法击中?”

“嗯。还有我进山洞的时候,听到清风,黑山两个家伙在说喝酒,这种变声的方法,或者这类神通,金胖子不会有,而且我看到金胖子,就立即退回来,就是在那个时候,我身上银甲亮起来,是我被偷袭了,要是这是这样,金胖子也奈何不了我,就在金胖子打我的时候,我感觉浑身麻痹,是被雷法击中……没有妖力的加持,我一下就被胖子打翻在地了。”银甲开口说道。

“山洞那边我仔细看了,金胖子的弟弟应该被人抓了,然后要挟金胖子。”黑雷开口说道。

“为什么?”一名虎妖大圣王开口问道。

“云虎老兄,这明摆着,背后的人不出面啊。”银甲无语了。

媚~娘开口说道:“那么是谁背后算计我们?我们这次想要抓金胖子的弟弟,让金胖子回道门去跟我们带丹药过来交易,那么背后出手的是不是得逞了。”

“都是该死的三个混蛋,黑山,我回去扒了他的皮,抓到金胖子弟弟就回来,怎么会出这些事情。”黑雷也是恼怒不已。

“清风这个混蛋,我也饶不了他。”

“肯定的,这次事情就是坏在三个混蛋手里,三个家伙居然想要私下分了东西。”云虎点点头。

银甲看着自己断的腿,心里对于三个坏事的家伙,心里是很恨的。

“啊!”居然银甲尖叫起来,满脸的痛苦。

“怎么了?”媚~娘开口问道。

“我的骨戒,被人破了。”银甲痛苦的说道。

“这么快!”黑雷惊呼起来,大圣王级别可以祭炼宝贝了,这些宝贝里面会有自己的一丝血灵在里面。

“在什么地方?”媚~娘急切的问道。

“没有感知到什么地方,看样子有人是暴力破解了,根本不给血灵的反应时间。”银甲深吸一口气。

“血灵的速度很快,并且稍微有一点剩下,都可以感知,难道背后的人不是我们妖族的?”云虎开口问道。

“不,肯定是我们妖族的,当时那一片区域,并没有任何道门修士的踪迹,一阳门那些疯子也不会出现在那一片区域,当时事情发生前后我们就到了,周围那么多妖将,只要有法力波动,肯定会被发现的,当时云虎也在不远的天上。”媚~娘摇头说道。

“该死的杂~种,别让爷爷我找到你。”银甲暴怒不已。

“现在只有找到金胖子了。”

“金胖子也许回到了道门。”

“道门啊……。”

“算了,金胖子肯定还会回来的,密切关注一切进入的人。”银甲摇头说道。

刘安这边看着血红色的戒指,这纳戒是被锁定了。

“现在该怎么办?”刘安心里嘀咕。

仔细想了想。

“太虚?”刘安心里嘀咕。

神念一动,太虚法术缓缓的释放出来,在隐约之中,刘安感觉自己好像找到了答案。

下一秒,刘安就出现在了太虚里面,看着没有变化的样子,刘安摇摇头。

看着手上的骨戒,刘安神念一动。

骨戒周围慢慢的出现一道道灵光,一个虚幻的空间出现了。

空间里面是一件件的物品。

“成了!”刘安直接一伸手,这些物品一个个的就出现在手里,然后被刘安收起来。

武器!

一百多把武器,都是长武器,可惜是体修用的,还有战甲。

“啧啧,这些妖王这些为什么都喜欢把武器带上?”刘安心里嘀咕。

长武器五花八门的,什么都有。

这些被刘安直接丢在太虚空间的地上,然后不管了。

再看看战甲,也都不合适,属于体修用的那种,而且样式一看就是妖族的。

一件一件看过去,直接丢在地上。

其中一套红色的战甲看起来可以,但是血气浓郁。

“不愧是大圣王。”

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即将要化形的灵参,不同的是,通体红色。

血参,万年血参!

有价无市的东西,可惜已经干了,并且被淬炼过了。

两个灵葫芦,打开一个。

“精血?”刘安皱眉。

“灵酒!”第二个葫芦就是灵酒了,第二个葫芦一看就是一件法宝。

“这也是化形的灵药?”又打开一个灵木盒子,里面同样是化形的灵药。

灵参!

灵贝母!

灵百合!

灵何首乌等等。

一下子刘安就得到了三十多个化形的灵药,可惜都是被淬炼好了的。

“难怪说妖族的领地上的东西,都是大王的。”刘安现在知道胖子说的话的意思了,小妖,妖将,统领都没有权利动地盘上的东西,只有大王下达命令,才可以。

随后是肉干,刘安也不敢吃,谁知道是什么肉的肉干,妖那边可是连同族都吃的。

最后一件东西,一个比较大的木头箱子,也是灵木做的。

木头箱子被刘安拿出来,打开箱子。

“这是佛门的东西?”刘安看着一个鼓,有些嘀咕。

为什么是佛门的东西,因为鼓周围都有一个个的金色文字,一看就是经文。

有鼓,还有鼓槌,一套的。

剩下就没有了,刘安想了想,出了太虚。

直接把骨戒分解了,还有那些武器,战甲,以及装精血的葫芦。

这些东西留在手里,固然可以到时候栽赃别人,但是话说回来,马脚漏的太多了,终究会被发现的。

阴谋诡计,同样的办法,招数最好只用一次,那些第一次没被抓~住的,然后三番五次用的,最终是会倒霉的。

有用的是灵酒葫芦,这是一件法宝,另外就是化形灵药了。

骨戒的收获让刘安很满意,法宝什么的刘安不在乎,灵药这可是好东西,并且不怕查来路,世界那么大,灵药又没有记号。

“这葫芦?”刘安决定祭炼祭炼。

上次给了一个葫芦给晨灵,别人想要这种灵葫芦,买都没地方买去,刘安这边接二连三的有这种东西。

“不对啊?”葫芦祭炼之后,刘安发现不对,这葫芦祭炼了四个小时?

里面储藏灵酒,只有两百多斤,还好没掺杂精血。

关键是这葫芦好像不是储藏灵酒的。

把灵酒倒出来,刘安仔细琢磨这灵葫芦,这葫芦是法宝,是炼制的法宝。

“这法宝残缺啊?”法宝好像少了一部分?刘安心里嘀咕,因为这葫芦的塞子好像是后加上去的,并且这塞子上面的阵法与葫芦不是一体的,虽然刘安不懂炼器,但是炼器也有阵灵阵,大概是不是一体的,刘安还是能够看出来。

心里一动,刘安把诛的令箭拿出来,刚刚拿出来,这令箭与葫芦之间就有了强烈的感应。

刘安把葫芦上面的嘴丢掉。

令箭一下子就落在葫芦上面,令箭的小头上面刘安原本就看着奇怪,现在与这葫芦嘴在一起,严丝合缝的。

就在这令箭落进葫芦的瞬间,葫芦的颜色微微的变化,而紫色的令箭也逐渐变淡,最后令箭与葫芦的颜色一致了。

“这……。”仔细感受了一下,刘安震惊了,这葫芦为什么会用来酿酒。

因为不管什么东西在这葫芦里面,都会被融化成精纯的液体。

紫色的令箭诛灭不了的敌人,直接麻痹了,然后带回葫芦里面,当然葫芦里面也需要法力支撑。

刘安拿出了火雷印,直接把雷灵珠里面的雷法,转移到葫芦里面。

葫芦里面立即充满了红色的电浆,葫芦也变成了淡红色的。

雷法在葫芦里面很神奇的成为了液体的存在。

一百上品灵石丢进去,电浆翻滚,电浆量增加了一些。

“太厉害了。”刘安看到里面翻滚的电浆,就知道这玩意要是被沾染上,后果是很难预料的。

“运气!”而且这宝贝似乎品质很高,还好是分开祭炼的,现在合在一起,祭炼的进度居然增加了不少。

收了阵盘,刘安走出了洞府,看了看周围,决定重新布置阵法。

刘安在这边布置阵法,一边照看天蚕什么的。

灰灰菜!

灵贝!

灵葫!

灵豆,被刘安安置在了木灵珠里面,木灵珠里面是一个独特的空间,大量灵石被放在里面,让这个空间里面充满灵气,这四个灵植虽然诞生了灵识,但是距离能够与人交流,还有一段时间。

而且现在看来,灵豆的灵识基础要大很多。

木灵珠是从神断峡谷那边青猿的身体上得到的。

花果山这边松灵子感觉头晕眼花的,看着巨大的棋盘。

“阵法太深奥了。”松灵子祭炼了三天,才粗略的掌握了棋盘的使用方法,祭炼高等级的阵盘,其实就是一个学习阵法的过程。

不过松灵子这种人,不会说气馁的,休息两天,然后继续祭炼。

“居然糊弄我。”松灵子粗通了阵法之后,拿出一把传讯飞剑,直接打了出去。

传讯飞剑里面是松灵子根据花果山现在的阵法,指出衍宗在布置阵法时候是怎么坑了自己。

松灵子以前找人来看的时候,心里还有些狐疑,毕竟这只是一方面的说法,具体是怎么样的,还需要找其他人看。

现在自己粗通阵法了,随便一看,就找到一些疑点,然后加上自己请人来看的东西。

松灵子要干什么?

执事堂!

丰元子接到松灵子的传讯飞剑,很是惊讶,立即查看起来。

“这……混账东西。”丰元子看完之后,也是破口大骂。

“来人!”

“把术云总管给我请来。”执事堂下面也有精通阵法的,一个部门需要什么都会的修士才行,执事堂这边很多时候会拿到一些奇怪的东西,虽然不至于说精通,但是大致鉴定是会的。

“堂主。”术云就是精通阵法的阵法大师。

“看看这个。”丰元子开口说道,递过去一枚玉简。

玉简里面就是转载的松灵子发过来的消息。

“这有些太过分了。”术云开口说道。

“这么说阵法里面都有玉简?”丰元子惊讶的问道。

“有,特别是一些大的阵法里面,都有玉简,阵法有时候也会出问题的,一旦出问题,就要找到这一枚玉简,玉简里面会记录阵法的变化,但是这有些过分了,这种人一旦被人知道,一辈子就完了。”术云并不惊讶。

“难道就没有办法惩罚了?”丰元子开口问道。

“这个就看是布置在什么地方的了,要是无关紧要……应该是很很重要的地方,难道是我们丹宗?”术云有些惊愕的问道。

“是花果山。”丰元子开口说道。

“这……这不是找死吗?”术云更是惊愕,换了别的阵法,大不了赔礼道歉,但是松灵子是什么人,炼丹大宗师,每年一炉的灵丹。

随便出来喊一嗓子,阵法师都得自己以死谢罪,更别说门派了。

“你再看看这上面说的阵法缺陷是不是真的,就按照理论来说。”丰元子继续问道。

“按照理论是真的,可能对方想多赚一些,毕竟出问题了,来解决问题,肯定需要拿出东西来的,哪怕不要东西,欠人情也是可以的。”术云说话比较委婉了。

“……。”

“好了。你去吧。”丰元子听到这话,就知道这事情真的可能发生。

“堂主,我先走了。”术云可不是什么傻~子,有炼丹大宗师……不论任何大宗师的事情,都不要去凑热闹,不然指不定会是什么结果呢。

丰元子直接写出了一份公告,大意就是松灵子不接衍宗的订单了,然后衍宗也不能购买自己炼制的丹药。

前因后果都写好了,下面罗列出几点才是最重要的,然后把玉简还被松灵子拿在手里。

丰元子亲自来到执事堂这边,执事堂就是一个山头。

山头上有建筑,有洞府。

公告是在最显眼的位置,这也是执事堂公布一些重要信息的地方,求购灵药,换购丹药等等。

“丰堂主。”

“丰堂主。”

“道兄。”

看到丰元子出现,公告这边不少修士纷纷打招呼。

“嗯。”

“道兄。”

丰元子也纷纷给了回复。

公告贴上之后,立即有人就看完了,毕竟也没有多少东西。

“衍宗这不要脸的居然得罪了大宗师?”

“啧啧,平时人模狗样的,没想到居然这么龌龊。”

“还好我下达的订单早就撤销了。”

围观的可是各大门派的人,丰元子就好奇:“你们不惊讶?”

“道兄还不知道,衍宗那边内乱了,这种事情早就有人说过,但是没有证据。”

“就是,衍宗那边很多小门派指责衍宗呢。”

“青牛门那边修士把衍宗的祖宗十八代的丑事都揭露了出来呢。”

“我看这衍宗的家伙是想监控大宗师。”

“差不多,至少去拜访大宗师的时候,知道大宗师什么时候没有闭关。”

“呵呵,我的意思是他们想要要挟大宗师。”

“阴险。”

“卑鄙!”

“还是我们剑修好。”

丰元子目瞪口呆,居然没有引起轰动?

丰元子随后给执事堂下达命令,然后才给门派禀报。

丹宗换掌门了,莫灵子黯然下台了,做了一个总管。

掌门看到涉及的松灵子,头都大了。

单单一个炼丹大宗师,没有什么头大的,但是谁让这大宗师有个好徒孙……云龙山那边的事情不是什么秘密了,几千颗的峡谷灵药靠谁?

掌门亲自来花果山,哪知道松灵子闭关,于是掌门就来到老爷山这边。

为了避免尴尬,还让丰元子一起。

刘安接到丰元子的传讯玉符,就亲自来执事堂了,一个掌门,一个长辈,刘安就该主动上门。

“鹤鸣最近过的怎么样,来来,我这里可是有顶级的云雾茶。”丰元子看到刘安,亲热的说道。

“那晚辈就不客气了。”刘安开口说道。星辰小÷说网÷WwW.xInGchenxs.com

掌门当然不会等刘安,丰元子在等刘安,毕竟是这里的主人。

“花果山的事情你知道了?”丰元子受到掌门的委托,先探探口风。

“什么事情?”刘安还真不知道。

“就是阵法的事情?”丰元子开口问道。

“这个晚辈知道,前辈有什么想法?”刘安不知道丰元子是什么态度,试探的问道。

“掌门就是想知道,你们是什么意思?”丰元子开口问道。

刘安开口说道:“这种事情应该让师公来啊?”

“他在闭关,你看看这是你师公给的。”丰元子拿出了松灵子给的飞剑。

刘安看了看,然后说道:“阵法师的事情,我们也是鞭长莫及,但是既然阵法不管用了,那么退款总是可以的。”

“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丰元子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前辈,就这个条件,估计衍宗都不敢答应,您想一下,要是答应我们这边,其余的呢?”刘安喝了一口茶,平静的说道。

丰元子想到衍宗要是这边退款,那么整个道门……衍宗只怕破产都赔不起。

“那咱们就吃亏?”丰元子开口问道。

这个时候外面进来一名中年人。

“弟子鹤鸣拜见掌门。”进来的是掌门,穿的道袍都不一样。

“鹤鸣请坐吧。”掌门道号元风子。

“多谢掌门。”刘安道谢一声就坐下了。

丰元子就开口说了刚才的话,没有避嫌。

“退款都不退,这未免……。”元风子有些不敢相信。

“掌门,一旦我们退款,衍宗赔偿不起。”刘安还是那个观点。

“那么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元风子当然也不能不表示,毕竟松灵子把事情捅出来了,掌门不为自己人说话,那掌门位置拿来干什么?

维护本门弟子的权益!

这是最基本的。

“这个我也不清楚。”刘安摇头说道。

丰元子开口说道:“鹤鸣,你说,这里就我们三个人,不管是什么样的话,都不会传出去的。”

刘安一副为难的样子,元风子也点头说道:“我也不会说的。”

“既然掌门这样说,那么晚辈就说说,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没有就监督,找个监督的就行了。”刘安开口说道。

“监督?”丰元子两人听到这个办法。

“就咱们炼丹师好歹还有人确认一下丹药是不是足够品质,阵法师布阵之后,我们只是知道怎么使用,但是背后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大多数不懂,晚辈觉得我们丹宗可以牵头,由几个大门派的弟子组成一个鉴定机构,对衍宗的阵法进行鉴定,是否鉴定,要取决于布置阵法主人,当然鉴定的时候肯定需要保密的。”刘安开口说道。

丹宗牵头!

元风子听到这话,琢磨出味道来了,一点丹宗牵头组成这个,那么以后衍宗还怎么跟自己叫板?

这是拿捏了对方的好处。

“嗯,咱们还可以卖惨,毕竟花果山的事实在这边。”丰元子开口说道。

刘安点点头,卖惨肯定要卖惨的,反正衍宗你也不会赔偿,至于说衍宗赔偿,想多了,世界那么大,那么多门派,赔偿谁?

全部赔偿?

还不如散了吧。

“鹤鸣,你要不要参与进来?”元风子开口问道。

“掌门,弟子就不参与了,弟子不懂阵法,还有弟子准备接一些门派任务。”刘安明确的表示不参与。

元风子离开了。

“当掌门不容易啊。”丰元子开口说道。

刘安开口说道:“丰前辈,有没有什么门派任务,要是没有,我就走了。”

“有,有!”丰元子立即说道,开玩笑,天阶丹药什么时候都不够的。

刘安拿到任务单子,破障丹,醒神丹两种。

“晨灵师妹,还有小娥,紫语的任务一起接了。”刘安开口说道。

“嗯。”丰元子知道小娥与紫语是谁,这也是在丹宗记录的,也就是说两个虽然是妖,但是现在已经是丹宗弟子了。

道门不介意这样的有这样的弟子,灵兽化形在门派当长老的都多的是。

其他人想要这样操作,丰元子肯定拒绝,但是刘安……头铁啊!

背后有一名大宗师不说,更是有峡谷灵药作为牵扯……谁想碰一下,来试试看?

带着数百个单子,以及相关的灵药,刘安顺道回到花果山,师父闭关,师公闭关,就离开了。

丹宗高层迅速作出反应,第二天就发布了公告。

“公告!”

“鉴于一些阵法师违背道德,作出一些令人愤怒的事情,丹宗诚邀精通阵法的阵法大师。”

“并且诚挚的邀请各个门派的阵法相关修士,来丹宗共同商议。”

“我们丹宗保留对衍宗追赔的权利。”

“从即日起,取消与衍宗的一切合作,取消一切订单,但是灵药不退。”

公告出来之后,各大门派的人心里嘀咕了?

这是干啥?

知事堂这边,知事堂堂主已经得到了吩咐,面对来询问的大门派的修士。

“我们决定建立一个鉴定机构,对于衍宗的阵法进行鉴定,防止有此类事情发生。”

“但是我们丹宗一个门派,很多人不愿意相信。”

“所以大家把阵法师都凑起来。”

很多门派的掌门听到这个建议,眼睛一亮,这是在给衍宗上紧箍咒啊。

这个好啊!

阵法关系到门派的根本,其实要说的是,大门派的阵法师,基本都是自己培养的,护山大阵也是有自己人参与布置,维护的,衍宗是会来人。

但是现在成立这样一个机构,至少表面看起来权利大。

另外那些中小门派布置阵法,肯定要请人鉴定的。

相当于做一次鉴定师,费用当然也不会低。

各大门派很快就给丹宗这边的人传讯,各大门派在丹宗这边都有级别不低的人,谁让这边是最大的丹药,灵药集散地。

衍宗!

衍宗掌门是头大无比,周围的中小门派已经与衍宗对抗好几年了。

道门这边是讲理的地方,哪怕门派再小,只要别人有道理,大门派该赔就得赔,该道歉就道歉。

但是涉及到炼丹大宗师,这事情就不一样了,这是名人!

是有能力的人!

“人找到没有?”衍宗掌门开口问道。

“还没有……。”给松灵子布置阵法的阵法师,跑了!

说实话,要是一名修士安心的跑路……世界这么大,随便往什么地方藏一下,实在是不行,找个山洞闭关几十年,找谁去?

“继续找!”没找到人,衍宗掌门也没有办法。

“掌门,我们要不要派人去丹宗?”下面的管事开口问道。

“派人去有用吗?松灵子不至于说谎,况且阵法摆在那边的,玉简也在。”衍宗掌门开口说道。

下面的人也没有办法开口了,衍宗的麻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从青牛门……想到青牛门,衍宗高层都感觉厌恶。

一点小事都要拿出来闹!

“那咱们怎么办?”下面管事开口问道。

掌门开口问道;“你有办法?”

“我们……没有办法,因为他们根本不跟我们衍宗有任何交集。”管事的也是无语了。

丹宗这次干的这件事情,还真没有办法反对,因为别人不是针对你衍宗来指手画脚的,丹宗只是一个鉴定的机构。

但是要说没有影响,那就是笑话了。

“上门去找肯定是不行的了,不然丹宗要我们赔偿……。”另外一名管事感觉憋屈。

十分憋屈!

非常憋屈!

还没招!

“老祖宗们有什么意见?”有管事小心的问道。

“老祖宗恨不得杀了坏事的人,我们衍宗传承这么多年,就被几个人坏了名声,人找到了,肯定要逐出门派的。”掌门听到这话,开口回答道。

影响太大了!

“老祖宗的意思就是我们做我们自己的,有人来证明清白,再好不过了。”掌门说这话感觉嘴里都是苦涩的。

老祖宗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

是对门下弟子的失望,道门这边最重名声,衍宗的门规没问题,但是衍宗自己的监察机构就有问题。

戒律院那边的已经被抓起来了,因为阵法布置完成,衍宗这边不止一个人参与进去,戒律院也有专门的人防止这种事情的发生,但是呢?

监察机构失效了,没用了。

暴露出来的一系列问题,拖欠该给中小门派购买材料的灵石。

打压中小门派的材料价格!

几个坊市里面的材料商人,基本上都是衍宗内部高层的亲戚。

这些高层也许并未把小钱放在眼里,但是这些亲戚不这样看啊。

中小门派在青牛门对抗衍宗的时候,也一下子爆发出来,涉及数十个中小门派,牵扯数百年,灵石数量不多,也就是几十万上品灵石。

但是这几十万上品灵石对于中小门派就是要命的东西。

这边中小门派处理的差不多了,松灵子那边又爆发出这种事情。

这不是一个掌门的责任,掌门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亲自出处理?

各个山头的话事人,外门总管,内门总管已经被抓起来了,戒律院首座。

内部正在肃清,就是各个坊市的管事,一撸到底,涉及的商会全部查封,商会主人的财产,洞府全部查封,人抓起来。

这些衍宗不可能公布出去。

衍宗不抵抗,沉默,让元飞子感觉有些无趣,你们可是衍宗,为什么不反抗一下呢?

然后我才好为门下弟子讨公道啊!

松灵子出关了,头晕!

“不得了啊,看样子要祭炼好几年啊!”松灵子心有余悸,阵盘里面阵法变化太多了,想要搞清楚,太难了。

门下弟子禀报了最近两个月发生的事情,松灵子惊愕不已:“怎么会这样?”

于是打出一道传讯玉符,其实松灵子当初给丰元子发消息,就是表态,以后不跟衍宗来往。

刘安到了花果山,这两个月,刘安不但完成了数百单炼丹任务,还重新布置了老爷山的阵法。

“师公!”刘安来到花果山。

树熊已经玄龟看着刘安,屁颠屁颠就过来了,还有一个女~童一起。

“给!”刘安拿出三颗丹药,这女~童就是收留的妖女,松灵子收为童子,其实就是门人,不过没有给外人知道,这妖女自然就只有与松灵子的两个灵宠在一起玩了。

“这次师公又占你便宜了。”松灵子开口说道。

“师公说的是什么?”刘安有些不明白的问道。

树熊当初也是刘安给松灵子的,玄龟也是。

树熊蹲在一边,爪子抱着刘安的腿,刘安盘坐在地上。

“阵盘。”松灵子开口说道。

“这个不算什么,师公您祭炼的怎么样了?”刘安开口问道。

松灵子叹息一声:“变化太多,祭炼两个月,头都晕了。”

“师公,您不知道怎么祭炼阵盘?”刘安惊愕不已的问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