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桃花谷

小说:雪覆桃花倾天下 作者慕非安 更新时间:2020-01-18 22:26
韶月国,桃花谷。

不负其名,桃花谷中有着大片大片的桃花林。而谷中四季如春,谷底热泉轻烟袅袅,鸟雀争鸣,恍若仙境。

正是五月风暖,春光明媚,谷中滢溪潺潺,桃花尽数开放,灿烂披锦,绯红如云。

身姿翩然的红衣少年站在一棵高大的桃树下,抬手轻拈过一枝繁花,阖眸轻嗅。睁开眼眸时,一双桃花眼流露出恍然迷醉的笑意。

桃花又开了……

他年纪约十五六岁,眉眼间还带稚气,却已现容颜俊美无双,微一弯眸,纯真美好得仿若妖仙。伸手去摇那树枝,淡粉的桃花瓣纷纷而下,如雨如雪缓缓飘落,分外绝美。

“少主……”

忽然一道声音插进来,来人仿佛也怕破坏了这幅景象,行了礼,轻声道,“谷主叫您去花厅。”

他转过身来:“嗯。”

花厅中,一身紫衫的男子听到脚步声转过身来,看到他这副松散慵懒的样子,发丝上还沾着花瓣儿,顿时一皱眉头,问道:“又去喝酒了?”

“没有。”凤绯璃矢口否认。

“胡说,我都闻到酒味了。”男子眉头皱得更深,绕他走了几步,忽然问道:“我给你的玉佩呢?”

少年着一袭宽松红衣,颈上带着只雕刻精细的赤金项圈,十指相抵扶在脑后,闻言不解道:“什么玉佩?”

“玉佩,桃花玉佩。去岁给你的,东西呢?”孟郊凝起面色。

“哦,送人了。”

“送……送人了?”男子神色一滞,万没想到是这个结果,眉宇一松,难以置信道:“送给谁了?!”

“师妹。怎么……很重要?”少年察觉到不对,将手放了下来,“很贵重?”

“你……我不是跟你说过很重要吗,就这么送人了?”

“就是因为重要,才送人的啊。”少年听他语气急迫而古怪,酒又醒了两分,认真道:“我给您找块儿差不多的?”

“……混小子,那是谷里的宫主信物!”

“当”的一声,短剑与孟郊的佩剑撞在一起,少年一手招架着男子来势汹汹的剑招,惊魂未定一声叫。

“父亲,您这是为了一块玉佩,要谋杀亲子?!”

孟郊冷笑。

“逆子,那是我跟你娘的定情信物!”

“……我,我怎么知道!”少年右手持着短剑,一边打一边辩解,“我没有胡乱送人,送给我师妹了!”

男子闻言动作缓了些:“你去给我要回来?”

“不,不行,送人的东西怎么能……”星辰小说¤网¤WwW.xIngCHEnXs.com

孟郊不语,下手更狠了些。

“爹,爹!儿子大病初愈,禁不住这么打啊!若不是您上次将我扔进水池,此时还能一战——”

他不提此事还好,一提孟郊更加恼怒了。

“还有脸说?学了这么多年医,栽在下三滥的药上了,人小姑娘替你解了大半的药,还有力气往我身上扑——我不把你扔荷塘里,难道把你扔到勾栏瓦舍,任人宰割吗?”

凤绯璃:“……”

他额头渗出些许汗水,唇色有些泛白,心里直冒苦水,解释道:“她将情毒擦在剑上,茶里放了合欢散,房里点了情香……我如何躲得过?”

男子的动作顿了顿。

“若不是师妹助我,我定躲不过去,况且,不止这一次……以后再难见面,我……”他气息不稳,说着说着,胸口猛的有些酸涩。

男子倏地停了剑,迟疑道:“当真?”

少年点头。“自然当真。”

“罢了,也算不得什么。”男子收剑回鞘,目光忽地有些复杂,又嘱咐道:“过两年我将令牌传给你。那东西没有就没有,反正是我说了算。不过……”

他本想嘱咐少年不要与其他女子离得太近。话未出口,看着少年的样子,忽然意识到什么,生生截住了话头。

也不对。顺其自然吧。

喜欢谁,不喜欢谁,到底是他自己的事,也只有他自己能决定。现在还早,没必要限定他一个固定的结局。

这一点,他自己早就明白了。不是吗?

另一边,辽山。

韩湘雪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脸色有些黑了。

身边是一个披着白衣甲胄的人,鳞甲间的布料被染红,正挣扎着要从石头上起来。

她腾出一只手将他摁住了。“别动。”

“公、公主……”少年声音虚弱,白皙的脸颊上染了血,唇色泛白,漂亮的眉宇间那抹傲气显得极其脆弱。

韩湘雪心中低咒一声,低头去解他的甲胄,尽量温柔地安慰道:“不要紧,别动,我给你上药。”

说来,这件事情很不应该。她和几位副将商讨几次,怎么也没想到刚刚到达云州的第一晚,这些土匪竟然主动偷袭了。

照理说,他们装备精良,而土匪们手持刀枪棍棒,兵器不全。

照理说,他们都是经过训练的官兵,怎么也能胜过草莽出身的土匪。

照理说,这些土匪作为土匪,怎么也应该对官兵有分畏惧之心。

而根据前几次的分析,对土匪们来说最不利的便是这第一夜来偷袭。山下地势平坦开阔,兵士手持长枪能够舒展开,而他们多手持短兵,相较处于劣势;又平坦得没有任何隐蔽,浪费了他们对于地形熟悉的优势。

然而思虑得再周全,他们也忘了,这群山匪并不是真正意义上战场上的敌人,不会思考那么多,只是想着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这黑风寨便联合其他两个山寨,领着人从小路抄下山来。借着山边树林杂草的掩盖,忽然冲上来,对着夜巡的兵士便是一通乱打。碰巧领着夜巡的将领是殷白竹,见此迅速组织反击,很快便将组织混乱的土匪队伍击溃。

事情至此,占了上风的一方还是己方。夜巡的人数虽不占优势,营账中的兵士不久也冲了出来,尽管天色漆黑,两方衣着不同倒也好辨认,不至于误伤同袍。谁知这时又绕出不少匪徒偷偷往营帐后绕过去,撒油点火打算烧了营帐。

结果当然是没烧成,殷白竹带兵追过去,又追着一小队人上了山。不过山匪对这山要熟悉的很,四散开顺着小道跳窜。追了两步,他也反应过来不应该带兵上山,山中林木茂盛,不利于士兵作战。

哪知,他打算下山,营地附近交战的匪徒死伤惨重,不少人如惊弓之鸟往回逃窜,最后跟着一个首领一同“撤退”,却好巧不巧,将殷白竹堵在了山上。

本来,慌的是土匪首领。不过当他看清殷白竹只带了千余人,后方还有自己的兄弟时,恐怕是个人都能想到要夹击,将敌方包了饺子。

于是两方二次作战,地点却是在山上的密林边。原本天色漆黑,此时却月上中天,明亮的很。战地窄小,兵士又手拿长枪,本是一寸长一寸强,此时却成了磕磕绊绊的累赘,完全不如土匪们手起刀落短兵来的自在。

可想而知,殷白竹手下的兵施展不开,交战时显为颓势。

不过,很快,韩湘雪带兵就追了上来。知道山上凶险,不易作战,她带的人更少,仅仅数百,却是精良的玄甲军,所持兵刃并非长枪,而是用短刀,更加轻捷方便。

此次三个匪寨下了血本,下山来夜袭的人数一共有四万左右,皆是青壮。于山下斩杀了一万有余,其余狼狈逃窜,在山上,韩湘雪与殷白竹真实面对的,也有上万人。

一同浴血奋战,最后还是被护着突围出去。四周都是敌人,只能往山林里钻,韩湘雪便带着重伤的殷白竹到了这里。

之后似乎又有副将带人上山助战,不过,她便不知道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