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1 寻找李沛白

小说:渡灵师 作者公子青牙牙 更新时间:2022-10-03 20:22
眼看着那狰狞的神像即将张嘴咬到苏幕遮的头颅,原本蹲在原地的人却闪了一下,下一秒,整个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一击扑空,神像漂浮在半空,有些迷茫地转动三个头颅,在幽静的房间内找不到苏幕遮的身影,忽然间,神像惊觉头顶传来一道危险的气息,当即就想逃离,可是哪里还来得及?一道浓郁的灵气自上压了下来,将本就是邪祟之物的神像牢牢压在了地上,道道皲裂自神像身上蔓延开来,神像还未反抗,就被从上方跳下的苏幕遮踩在了脚下。

“墓土塑造的伪神?”苏幕遮居高临下地盯着这尊神像:“是谁在供奉你?”

“造神”说难其实也容易,人为造出的神虽是伪神,但是想让其产生所谓的“神力”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只需有人日日虔诚供奉,献上自己的信仰便可。当然也有条件,供奉之人对于伪神的信仰必须精纯,不可掺杂一丝虚假。

在伪神塑成之后,虽不像真正的神明那样无所不能,却也能在一定的程度上“逆天改命”,满足信徒的一些世俗之力根本不能实现的愿望,苏幕遮现在想要了解的,便是究竟是谁在供奉这座伪神。

当然。伪神不能开口说话,可苏幕遮也不是全无办法,他划破手指,将一滴血滴在了伪神的身上,血液当即融入了邪神的泥土身体里,它先是感觉到一股精纯且强大的力量充斥着自己的身体,可还未等它感到喜悦,邪神便惊悚的发现有什么东西自它的心脏之中迅速流失,传进了苏幕遮的大脑之中。

邪神想要反抗,却只能看着自己的身体一寸寸化成了泥土,而它那在长久的供奉之中好不容易生出的“神格”也爆裂开来,化为寸寸飞灰……

伪神完全化成泥土之后,房间的光线立即变得正常起来,从伸手不见五指变成了正常的灰暗,苏幕遮走到窗边,拉开窗帘,阳光立即透过窗户洒了进来,也照亮了这个房间的内部。

这里的布局和其他的住宅并无多大不同,只是在房间的中间放置了一张神龛桌,随着神像的消失,那隐藏在神像之后的东西也随之暴露在苏幕遮的眼前。

那是一张灵牌,上面光秃秃的没有一个字,但是当苏幕遮拿起它的时候,脑中却出现了一个信息。

他微微一笑,关上房门,走出了居民楼,拦下一辆出租车之后,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

*****

话说到陆云和叶玄零这边,他们已经来到了李沛白给的那个地址,这里是一处村落,地处偏僻,入目大多是自建房,数量不多,房子和房子之间的距离也比较远。透过车窗,陆云看到村子里的人大都是中老年人,年轻人较少。

越往村子里走路越窄,车子已经开不进来。于是叶玄零干脆将车停在了一个不阻碍交通的地方,和陆云下车一起步行。

村子里的人都对这两个陌生的访客投去了注目礼,

毕竟村子里的陌生面孔还是很少的。

陆云略略思索,便来到了一位正在路上散步的老太太的身边,向她打听起了李沛白家的事情。

因为她长得可爱讨喜,自称是李沛白的同事,也对李沛白的事情很了解,所以老太太并没有起疑,因为李沛白在村子里待的时间并不长,也很少回来,老太太对她的印象不算多,但并不妨碍她觉得李沛白是个好孩子,有礼貌品德好,而且很有出息。

但是当话题转到李沛白的家庭时,老太太却变了脸色,毫不掩饰自己对这家人的鄙夷。

“这村子里啊,也有人重男轻女,但是就没谁跟那家人一样,从小到老,除了沛白那个丫头之外,都不是东西,他们一家人简直就把她当丫鬟看,在她几岁的时候,就让她洗衣服学做饭,作孽啊,那孩子当时还没灶台高,炒个菜还得搭个凳子……自从她弟弟出生之后,他们就变本加厉,等她弟弟大一点,竟然还跟着他爸妈一起压榨他姐,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从老太太的絮絮叨叨中,陆云二人慢慢拼凑出李沛白原生家庭的形象——极度重男轻女,吸血鬼般压榨李沛白,道德绑架让她在工作后仍要为家庭做牛做马——也难怪李沛白迫不及待想要逃离这个家。

“不过前段时间……”老太太话锋一转,“沛白那丫头倒是经常回她家,我们本来以为是她家里人终于知道悔改了,后来发现他们还是那副老样子,也不知道她家里人给她灌了什么**汤……”

陆云和叶玄零对视一眼,心道可不是灌了**汤,以李沛白的表现来看,她分明就是被控制住了。

谢过老太太之后,两人继续往李沛白家中赶,路程并不远。两人来到李家大门外一看,嚯,好家伙,大门从外面锁住了。

两人敢肯定这家人都在家,因为方才老太太说今天分明看到这家人回村了。虽然没看到李沛白,但是陆云他们敢肯定,李沛白绝对被带回来了。

既然门打不开,两人也没有上去敲门,而是找了个荫蔽的地方,踩着围墙外的一棵树,便利落地攀上了将近三米的院墙。叶玄零抓住陆云的手,带着她一起跳进了院内。

这一幕明明被几个邻居看到了,可他们不但没有制止,还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

已经进入李家的二人自然不知道这事,他们甫一进来,就感受到浓郁的鬼气铺面而来。

院子内正中是一栋灰色的两层小别墅,丝丝鬼气就从其中逸散出来。别墅的所有窗户里都被窗帘遮盖住,从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

“小云,你退后,我来。”待陆云退到后方,叶玄零抬腿,一脚踹开了大门。星辰小说网××wwW.XingChenxs.coM

如此巨大的动静,却没有引来任何反应,叶玄零小心地走进房内,别墅里十分安静,不见一个人影。两人商量后,一个在一楼寻找,一个则上了二楼。

云在一楼转了一圈,选定了看起来最小的房间;房门没锁,她轻易便进去了,跟她预想中的一样,房间里的陈设十分简单,甚至可以说是简陋——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和靠床放置的一张桌子,唯一的电器便是天花板上的电灯,窗户很小,故而采光并不好,斑驳的墙上贴着满满的陈旧的奖状,奖状上皆写着李沛白的名字。

——这无疑是李沛白的房间了。

房间里空空如也,桌上地上皆铺着一层灰尘,并没有人来过的痕迹,也不见任何异常。陆云走到窗边,注视窗外的景色,敏锐地察觉出一丝违和——时间未过十一点,太阳是在这个位置吗?

她打开窗户,凝视太阳片刻,便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符纸,朝着太阳的方向掷去——只听“轰”的一声响,那“太阳”竟在空中炸成一团黑色的雾气,待雾气散尽,窗内窗外的景色立时发生了变化。

只见原本空落落的院子里,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皆出现了四张桌子,每张桌子上都供奉着苏幕遮所见的那个邪神,而四张桌子所围成的区域的中心位置则空空如也。

——若是地上没有,那会不会在地下?这般思忖着,陆云转头重新观察房内,果然在床后某处隐蔽的地方看到了一只把手。

情况紧急,陆云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发给叶玄零,便推开床铺,弯腰握住那把手,使劲往上一拉。

沉重的木板被掀了起来,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木板下面是一条长长的走道,看其位置,正是通向院子里那个“中心点”。陆云再不犹豫,顺着那窄窄的台阶便走了下去。

这下面果然有个地下室,通向地下室的走廊光线昏暗,十分狭窄逼仄,陆云一路走下去,发现这地下室修建得极深,越往下走,温度便越低。

走了大约十分钟,陆云终于走到了尽头,这里是一间大约十平米的密室,地上放着一口漆黑的棺材,棺材盖头部立着一根点燃的蜡烛,火苗很暗,根本不足以照亮正片区域。

陆云一步步朝棺材走去,行走中左手背到了身后,悄无声息地化出自己的长剑,她谨慎地走到棺材边,伸出右手小心地掀开了棺材盖。

棺材内空无一人,棺材盖落地却悄无声息,那上面的烛焰诡异地脱离了蜡烛,猛地朝陆云铺了过来!

幸好陆云早有准备,疾退数步,同时挥剑格挡,烛焰重重撞在剑刃上,发出金属碰撞的脆响;它向后反弹,立时化成一团巨大的黑雾,并迅速凝成一尊高约五米的巨大千手千眼邪神,那邪神面目狰狞,每只手上都握着一柄雾气,朝着陆云砸去。

这密室太过逼仄,陆云闪转腾挪皆受限制,她干脆不闪不避,一脚踩在邪神砸下来的长剑上,顺着长剑飞身而上,直取邪神心脏。

邪神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它转动头颅,无数只眼睛紧紧注视着陆云的行动,剩下手掌中的武器继续朝陆云攻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